历史战争

提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87项,南京老地名进入非遗保护的提议被搁置了

记者从南京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中心了解到,非遗普查共找到了600多项非遗。在经过严格评选后,最终确立了67个新项目成为市级非遗,加上此前已经成为国遗、省遗的20个项目,我市共有87个非遗项目。从今天起,这些市级非遗项目将进行公示,公示期为10天。

在上半年就开始的“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活动当中,南京市非遗保护中心的主任研究馆员王露明告诉记者:“这次普查,首先是摸摸咱们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家底,有些已经失传的也要记下来;另外也是为了更好地建立一个从国家到区县的各级保护体系,再不保护我们的有些文化就真的要消失了”。经过数月的地毯式普查,昨天,市文化局正式发布了“关于公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的公告”,南京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家底”第一次清晰地被“整理”出来,包括云锦、白局、项羽与浦口的历史传说等87个非遗项目被列入推荐目录,不出意外,10天后它们将正式被列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首批市遗名录中有能看的剪纸、灯彩、仿古牙雕、金陵竹刻,也有能吃的秦淮风味小吃、绿柳居素菜,更有传统金银饰品、天鹅绒织造、绒花、高淳羽毛扇等。

公示期为10天

新市遗的四大特色

“根据江苏省人民政府颁发的《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的精神和南京市文化局《关于申报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通知》要求,南京市文化局组织开展了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的申报和评审工作。经专家评审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委员会认定,提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87项。现将推荐名单向社会公示,公示期10天,异议受理单位:南京市文化局社会文化处”,这是昨天市文化局正式发出的公告,从今天起的10天“公示期”内,如果没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对这87个项目提出异议,10天后就将正式公布首批目录。文化局李处长告诉记者:“不出意外,这个名录就是最后确定的版本了。接下来我们会对这些非遗项目制定具体的保护计划”。

●老地名:南京首创

中医、秦淮小吃都被收入

老地名被公认是南京的文化“名片”,是南京人的骄傲。但遗憾的是,省级非遗评选时,关于南京老地名归到哪个门类专家们争论得很激烈,最终,南京老地名进入非遗保护的提议被搁置了。

这是南京市第一次大规模的非遗“登记”,在87个非遗项目中,有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金陵刻经印刷技艺、秦淮灯会等4项已被列入国家级非遗项目;而古琴艺术、东坝大马灯、阳腔目连戏、剪纸、南京板鸭盐水鸭制作工艺等16项已被列入省级非遗项目。今年的非遗普查在以往的“民族民间文化普查”基础上加入了传统医药、民俗、老字号等项目,昨天记者在这个名录上看到张简斋国医医术、梁氏骨科、灵芝文化传承及应用、绿柳居素菜烹制技艺、秦淮风味小吃加工制作技艺、南京老地名、牛首山踏春习俗等多个极具南京特色的具体小项目也都被列入其中。本报记者张艳

可以说,这次南京非遗将老地名列入保护名录,在全国都是一个创举。

对此,南京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中心王露明主任认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在不久前的国际会议上也确定了老地名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位,而南京率先准备立法保护老地名,更说明了政府、专家、市民对于南京老地名的认可。

●中医药:南京中医曾辉煌

南京在民国时代是中医医药、医术的中心之一,在前期普查中发现的“张简斋国医医术”也顺利进入了市级非遗的名录。

据王露明介绍,张简斋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中医,与北京名医施今墨合称“南张北施”,他创立的金陵中医学派对近代中医影响极深。

除了鼎鼎大名的“国医”,高淳县的梁氏骨科也在名录之中。王露明告诉记者,这些真正服务于最基层的传统医学更需要保护。

●民俗:庙会成入选大热门

在市级非遗名录中,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的庙会突然“火”了起来。记者看到,在民俗项目下,蒋王庙庙会、祠山庙会、泰山庙会、狮子岭庙会等都成为了第一批市级非遗。

据王露明介绍,庙会是一种自发的民俗活动,庙会上的贸易、民间杂耍、民间技艺等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像狮子岭庙会都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

“这次民俗项目的扩容反映了专家对于民俗的重视。”王露明表示,不过仍然有遗憾,比如南京的“爬城头”、“秋栖霞”等民俗由于申报材料没有准备得很完备而落选。

●美食:许多非遗都能吃

南京人最爱吃鸭,而源远流长的南京板鸭、盐水鸭制作工艺也早已成为了江苏省省级非遗。在第一批市级非遗中,越来越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直接“入口”了。

在传统手工技艺这一项目栏中,记者看到了诸多南京市民经常品尝的美味,传统的秦淮风味小吃加工制作技艺、绿柳居素菜烹制技艺、刘长兴面点加工制作技艺、龙袍蟹黄汤包加工制作技艺等都成为了非遗。就连雨花茶炒制工艺也成了非遗。

事实上,饮食习惯也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发展的积淀所形成的。王露明认为,传统饮食的入选有助于全面保护南京的历史文化遗产。

600多项非遗超出预料

如果要找人给南京非遗存世的数量画一个曲线图的话,王露明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在多年的研究和实地调查中,他发现这个曲线是呈“U形”的。

根据史料的记载和一些老人的回忆,王露明对1949年以前南京的非遗数量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2000项左右。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生活还保留有大量的非遗存在的土壤。

比如说白局,在清代、民国时期,白局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王露明给记者算了一下,白局是与云锦织造息息相关的,每个织工都会唱。南京云锦在最鼎盛时有近10万台织机,每台织机由两个织工操作,这就是20万人。如果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和其他从事与云锦行业有关的人,当时会唱白局的人数至少在40万人左右。

但是随着云锦织造业的衰退,白局开始走下坡路了。情况类似白局的南京非遗还有很多,有的甚至就此消亡了。“尤其是近十年来,南京的非遗正在以每年30%的速度消失。”王露明说,因此,在两年前开始准备非遗普查时,他的乐观估计是还能找到两三百项非遗。

但是,经过两年多的普查,最终有600多项非遗浮出水面。王露明分析,这与全社会都开始重视非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金陵晚报》曾经报道过的高淳阳腔目连戏就是“复活非遗”的一个成功案例。

市级非遗的名单将最终在年底确定,随后,将会进行传承人的确立和申报。据王露明介绍,由于传承人必须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有较大影响,同时在技艺上有独特的造诣,所以选择将会非常严格,有的项目很可能面临传承人暂时空缺的局面。

此外,我市7个非遗底子较厚的区县,也将开始公布区县级别的非遗保护名录。“毕竟能进入市级非遗的只占600多项的十分之一多一些,很多值得保护的项目还需要暂时依靠区县的力量来保护。”王露明称,在非遗资源最丰富的高淳,保护工作已经做到了乡镇和街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