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传统文化

本身调查研讨收拾顺溪陈氏后裔陈少文先惹祸迹时,窑址群始造于宋朝

6月9日我国第二个文化遗产日之际,浙江省公布了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温州各地有30多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榜上有名。令人遗憾的是,历史悠久的温州陶瓷业却不见踪影。

浙江省苍南县早在新石器时代,境内就有人类活动的记载。西晋太康四年,置始阳县(今苍南地属始阳〕,到了宋代,苍南境内已有瓷器生产的记载。据苍南古窑址调查现已发现昌禅古窑址、盛陶古窑址、凤阳窑址群等三处。凤阳窑址群位于我县凤阳乡鹤峰村,窑址群始造于宋代,窑址内器物主要有碗、盘、壶、罐、盏、高足杯等瓷器,并有四处窑床和一处作坊遗址。这表明当时的陶瓷业还处在一种”耕而陶”的家庭副业式的小农经济状况,尚未成为一个独立的手工行业,从农业中分离出来。直到明末清初出了一个制瓷基地碗窑,才开始过渡到商品经济,走上专业化的道路。

关注平阳顺溪陶瓷作坊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2006年底,我调查整理顺溪陈氏后裔陈少文先生事迹时,通过翻阅史料,发现陈少文当年创办过很多实业,其中以开创顺溪陶瓷作坊影响最大。后经实地勘查核实,其历史遗存犹在。带着对陈少文先生的敬佩和对陶瓷作坊的好奇,日前笔者来到了位于顺溪镇溪北村的平阳瓷器三厂。

古老的陶瓷作坊 ——泰顺大安陶窑、苍南碗窑寻访记

明末清初是我国商品经济萌芽时期。碗窑之所以身居穷乡僻壤,而成民窑重镇,且延续兴盛长达300多年是这里具有陶瓷生产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顺溪镇位于平阳县西部,属国家级风景区南雁荡山腹地,因溪顺流而下得名。顺溪山秀水美由来已久,这里层峦叠嶂,清溪环绕,茂林修竹,鸟语花香。或许正缘于此,陈氏先祖才决定扎根这里繁衍生息。一路辗转,来到顺溪已是上午10点半。远远望见一个硕大的烟囱高耸着,那就是本次要寻访的目标。接待我的是副厂长陈明光。

图片 1大安陶窑洞口

陶器的出现,意味着人类对水、火和泥土的征服,碗窑的自然条件首先是7夂,溪水不仅可供陶洗瓷土,而且可以利用流水落差做动力,装置水轮车和水碓,用以粉碎瓷石,这些水碓大都装在作坊中,一轮大大的水车在一汪清亮溪水的冲击下,带动着十几只水碓,不停地上下捶打,将坚硬的瓷石砸成粉末,然后陶洗并做成块状的制坯原料。碗窑村座北朝南,村下溪水川流不息,直达横阳支江人鳌江。碗捆草绳,置放竹排,顺溪而下至南水头水运或经桥墩马路车载外运也只不过1个小时,再用竹排轻载生活日用品回村,满足村民生活又一举两得;再者上游村镇如莒溪、耵步头之批量柴爿树木,也可放排而下送至碗窑,溪流水路便是碗窑之交通要道。其次是火,碗窑处于丘陵地带,四面环山,山里盛产木材,尤以松树为主要树种。松木经久耐烧,温度高而均衡。三是泥土
,周边山岗储存着丰富的高岭土矿,即瓷土。

图片 2原料球磨

温州制陶业历时5000年

此外,碗窑村庄地处山北朝南坐向,一定坡度极宜建阶级窑起火,自最下层燃火一级一级顺风就势上窜,既提高温度又节省燃料。山坡更适宜生产垃圾丢弃,随水流自然排放。工人于作坊制碗,背北向南,冬暧夏凉,可减少劳动强度,朝阳之处又适宜泥浆干涸,生活起居也怡然舒适。

百年前的辉煌时光

在日常生活中,“陶瓷”是一种统称。陶与瓷无论从本质或外表来说,都有着很大区别。陶器出现的年代要远远早于瓷器,两者在原材料的运用和工艺方面也存在差异。当瓷器出现以后,并没有取代陶器,而是沿着各自的轨迹独立发展。

据刘绍宽先生所写的《顺溪瓷厂记》载:“平阳瓷业之兴,始于南港焦滩,其出品可方闽浙诸窑,而去赣窑远甚。北港顺溪沙垟,有泥中烧瓷之用。少文先生居于其地,思兴厥利,乃筑窑厂,延瓷匠指授焉,出瓷与焦滩埒。又以其泥封寄日本。日本人验之,爱不释手,屡问所出,盖日窑之泥举莫此若也。”顺溪镇原有陶瓷作坊数家,因设备简陋、技术落后、销路欠佳而相继倒闭。陈氏第四份后裔陈少文先生鉴于乡里人多地少,不经营副业难以谋生。他详细调查当地矿产资源,发现邻近山间有几处高岭土质地优良、蕴藏丰富,决定捐资开掘,并率领工人赴景德镇瓷厂学习。返里后,于光绪二十七年在顺溪沙垟新建了陶瓷作坊,这便是平阳瓷器三厂的前身。专门烧制碗、盘等日用陶瓷,销路畅通,声名大振。继而帮助乡人建立碗厂,并转让厂房10多间供别人经营。短短两三年间,顺溪从事陶瓷业者猛增到70多家,300多人,产品远销江苏、山东等地,让人刮目相看。

据温州考古研究所所长蔡钢铁先生的文章介绍,温州制陶史可上溯到新石器时代。目前温州地区发现的古文化遗址达100多处,主要分布在瓯江和飞云江两岸。其中年代最早的遗址是永嘉县渠口乡渠口村遗址,距今5000多年。约在晚商至西周时期,温州出现了原始瓷器。从东汉晚期一直到两宋,温州的陶瓷业均有不小的发展。明清时期,温州地区的青瓷生产,除泰顺、瑞安等地少数窑场继续烧造外,其余的已基本停烧。在景德镇瓷业的影响下,此期出现了一批生产青花瓷器的窑场,分布在泰顺洪口、瑞安曹村和苍南碗窑等地。

图片 3原料瓷土

图片 4今年70岁的蔡家兰仍在从事制陶业

1942年,陈希贵等人在原有陶瓷作坊的基础上创办顺溪瓷器生产合作社,共有社员32人,年产盘碗5万多个。1954年,顺溪碗业社和供销社先后建立,有社员100多人。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从生产日用陶瓷转向工业瓷器和建筑瓷器,并以半机械化代替传统手工操作,产品也逐步以低压电瓷为主。至此,由于规模扩大,顺溪碗业社部分迁至水头镇后垟,称为平阳瓷器二厂。原在顺溪沙垟的陶瓷厂改称平阳瓷器三厂,加上苍南桥墩的平阳瓷器一厂,当时平阳共有三家陶瓷厂(目前瓷器一厂、二厂均已倒闭)。

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来看,千百年来,泰顺与平阳两地是温州陶瓷业比较重要的产地。泰顺洪口、百丈等地曾是泰顺境内最为著名的瓷器生产地。老一辈文物工作者在当地进行调查时,村民说光百丈窑背山上就有36条窑,山坡上堆满了碎瓷片,“太阳一出来,满山金光闪闪”。但这些地方的瓷窑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百丈和洪口这些曾经闻名山内外的古镇,也在几年前因珊溪水库建设而淹于水下。如今只有大安乡的柳厝村和埠尾村还有几个艺人在从事制陶手艺。虽然他们的手艺与百丈、洪口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制瓷手艺没有传承关系,但毕竟是泰顺这片土地上仍可见到的古老工艺。

平阳瓷器三厂从创办到如今,已历106年,其不平凡的历程彰显着厚重底蕴。现在厂里依旧保留着当年作为陶瓷生产场所之用的3间祖师庙,乡人为感谢陈少文先生的功绩,曾专门在祖师庙里设了他的灵位(现已转到陈少文故居陈列馆中),成为重要的历史实证。

苍南县与泰顺毗邻,其桥墩镇的碗窑村从古至今以生产瓷器名闻遐迩。这几年,影视剧组的频频光临和旅游开发业的兴起,也使这个正在悄悄退隐的古村落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瓷器制作工艺流程

笔者近年陆续寻访了泰顺、苍南一带多处窑址,特别是泰顺大安几个村子的制陶艺人,发现从事制陶的艺人没有增加,相反却在不断减少。一门手艺的衰落和从艺人员的减少,存在着市场需求变化的客观原因,也是个体力量所无法改变的。面对一个地方制陶作坊最后的遗存,文化工作者所能做的或许只是运用各种方式加快寻访和记录的脚步。

一间间简陋的厂房,一台台陈旧的设备,一个个朴素的农民,这是瓷器厂留给我的最深印象。这些因素也大大束缚了工厂的发展。在参观厂房时,笔者对制作瓷器的生产工艺和流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陈明光对此侃侃而谈。制作瓷器首要解决的是原料选择问题。像这种低压电瓷需要一种特殊的瓷土,而本地缺乏原料,必须到水头购买。“陈少文先生当年创办陶瓷作坊时,原材料蕴藏不是很丰富吗?”笔者冒昧地打断了陈明光的介绍。“那是老皇历了,陈少文早年创办陶瓷厂时,顺溪陈族的山场里本无瓷土,必须到邻乡岳溪的山场里取土。1927年时就曾为瓷土价格问题发生争斗。县衙判决沙垟陶瓷厂不得到岳溪取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创办起来的陶瓷厂濒临倒闭。陈少文等人受族众所推,与对方理论,终于推翻原判。同时,又设法与岳溪林族有威望的人士联络,最终两地握手言和,终使顺溪陶瓷业得以顺利发展。”这一小插曲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顺溪陶瓷作坊薪火相传的来之不易。

图片 5给陶器半成品上秞

图片 6通过模具使瓷土压制成型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

原料问题解决后,要进行原料球磨。通过压路机对瓷土进行碾碎处理。再经过清水冲洗,把泥沙等杂质处理干净。接着把瓷土再碾碎、晾干。下一步骤就是要通过固定模具使产品成型,不同产品使用不同的模具。半成品完成后,需要晾晒处理,如果碰到好天气只要三四天就行。如遇雨天,那只能望雨兴叹了。整个制作流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就是产品焙烧。在现场,笔者看到一个巨大的窑炉,足有4米多高。旁边堆放着一些专门用来装半成品的窑具。据陈明光讲,半成品在焙烧前,首先要放在窑具中,这样使产品不易变形。当产品焙烧时,炉内温度会达到1300°C,要持续烧上30个小时左右,大概要耗费上百斤的煤、油等燃料。焙烧工序之后,经过凉处理,才算大功告成。不过,也有意外情况发生,如果师傅的火候处理不当,那产品质量就要大打折扣了。最后经过成品检查,产品装配,整个流程才算告一段落。一批产品出炉大概需要
10天左右,如遇持续雨天那就不得而知了。

图片 7用来焙烧产品的窑炉

图片 8生产车间

相关文章:温州陶瓷业寻访记:古老悠久的陶瓷作坊渐行渐远
温州平阳太平钿剪纸能否再现风光?走进温州乐清细纹刻纸传承人林邦栋的“方寸世界”
视频:古老的水轮作坊
温州泽雅造纸工艺浙江温州泽雅千年古法造纸:古代造纸活化石聚焦文化遗产:温州平阳满村争听“唱娘娘”

第1页第2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