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成语故事

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灵魂,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

前不久,文化部等部门在北京举办了一系列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览,因全部免费接待而吸引了众多的参观者。其中,一些难得一见的制品和技艺,由民间艺人现场制作和表演。从普通观众到专家学者,从国家领导人到联合国官员,所有参观者无不为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惊叹,同时也勾起人们对传统绝技传承的担忧。

图片 1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第五代传承人吴元新正在制作蓝印花布

然而,“传承无人”的难题仍然有待破解。多年从事民间文艺抢救工作的作家冯骥才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十分脆弱的,往往是“人死艺亡”。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灵魂,如果没有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根本不会存在。

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灵魂,如果没有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根本不会存在。由于现在掌握“非遗”技艺的人大都是高龄老艺人,这些技艺已到了即将消逝的危险边缘。正如多年从事民间文艺抢救工作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所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十分脆弱的,往往是人死艺亡。因此,如果不及时让有“活化石”之称的老艺人出来传艺,极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赵红育是锡绣的第四代传人,她以87套针法将锡绣精微双面绣推向了最高峰,所绣《丝绸之路》被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发绣长卷《古运河梁溪风情图》被载入吉尼斯纪录。
新华社记者 廖翊 摄

确定传承人、开列保护名录……从中央到省、市、区甚至到县,一些地方政府纷纷行动起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从“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列入今年高考语文试卷,到北京一些中小学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纳入学校课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逐渐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在展览现场,一张小小的白色屏幕后面,来自山东的“十不闲”皮影绝技传人范正安手舞足蹈,皮影在他手下神气活现,十分热闹,吸引了不少青少年乃至成人观众。然而,正如范老先生所说的,“十不闲”这门技艺学起来很难,现在也很少有人学,“我要走了,这门绝技也就完了。”范正安不无忧虑地说。另一盏聚光灯下,正在穿针引线的江苏无锡精绣大师赵红育身影也显得有些孤单。虽然作品精美绝伦,技艺巧夺天工,但是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锡绣的价值至今无法得到真正的体现。在寂寞中坚守的她,时常为锡绣的未来感到担忧。这位老人说,这些年她曾先后收过20多个弟子,但都因耐不住寂寞半途离去。

图片 2范正安表演的山东泰安“单人皮影”,也叫“十不闲”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6月9日观看展览时指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传承民族文化的文脉。我们不仅要保护,也要继承、发扬和创新;不仅要发扬本民族的优秀文化,也要学习借鉴世界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

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在中国逐渐引起各方重视。我国政府去年公布了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决定每年6月的第2个星期六为“文化遗产日”。今年6月,文化部公布了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26名,涉及民间文学、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传统医药等5大类134个项目。但笔者认为,要让“非遗”技艺香火不断,除了在社会地位、经济保障、专业技术资格等方面给予传承人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外,由政府出面聘请老艺人收徒传艺,不啻于是一种非常及时而有效的“非遗”保护举措。

山东省文化馆副馆长王丕琢介绍说,这些传承人可以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石”,他们都完整掌握了所代表的项目,或者有特殊技能,具有这一项目公认的代表性、权威性与影响力,并且在积极培养后继人才。

图片说明:6月10日我国第二个文化遗产日,包括叫卖、活体雕塑、杠箱、掼跤以及兔爷、宫灯制作等中华遗产在位于太庙的遗产日主会场集体亮相。同日,由文化部主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在世纪坛开幕,展览分为年画、剪纸、皮影、木偶、染织5个专题展,征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400余件作品。
在太庙现场的活体雕塑艺术表演。

如今,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中国文化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得了政府和各界人士的极大重视。在如此大好机遇的情况下,“非遗”传承人通过政府牵线收徒传艺,把自己世代相传、经营多年的绝技传授给更多的人,在享受并发展自己“非遗”权利的同时,担负起传承后人的责任和义务。这不但确保了这些“非遗”技艺后继有人,也能使这些技艺更加发扬光大。笔者相信,只要师徒传承教学相长,扬长避短,就肯定能让祖先留给我们的优秀文化遗产生生不息,永续发展。

作为“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第五代传承人,吴元新30多年来,在缺乏资金、很多人不理解的境况下,坚持从事手工蓝印花布的收集、整理、研究、设计工作,推陈出新,使这门古老的手工艺不仅存活下来,还焕发出了活力。
新华社记者 吴晶晶 摄

许多专家指出,对传承人的保护不能一列了之。深圳市文联副主席杨宏海等人提出,应该在社会地位、经济保障、专业技术资格等方面给予传承人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

由于“非遗”传承人的绝技都是长年累月磨练出来的,并非一日之功。因此,在过去,由于生存和竞争的需要,拥有绝技的高人,绝不会轻易向外透露自己的秘密,甚至对自己的子女也常常是传男不传女,这就制约了一些绝技的传承和影响范围。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任何一种技艺和艺术,如果不能跟上时代演进和发展的步伐,必然会缺乏生机与活力,走向消逝。

上个世纪末,山东琴书一度观众凋零,舞台冷清,姚忠贤曾经十分失落。但是近两年随着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和保护,琴书重新升温,喜欢琴书的观众渐渐增多;演出时,姚忠贤的琴书经常是压轴节目。现在姚忠贤又有了新的苦恼:愿意学琴书的男演员太少了。

“要是能在北京办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将这些宝贝集中起来进行展示和表演就好了。”一位专家说,文化基因的保存必须通过多种方式来进行。

早在去年,江苏省就举行“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命名及拜师带徒仪式。31位身怀绝技的老艺人正式被江苏省文化厅和财政厅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们接受了31位徒弟的拜师礼,负责将各自的拿手绝活传授给这些年轻的徒弟。这31位“非遗”传承人也是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是各自项目领域内的优秀传承人,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准。如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张继青、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李开敏、扬州玉雕大师江春源、苏州缂丝织造大师王金山、无锡惠山泥人工艺大师喻湘莲和王南仙、南通蓝印花布大师吴元新、南通板鹞风筝大师郭承毅、扬州剪纸张秀芳、金陵刻经印刷技艺传人马萌青等,早已名闻遐迩。对此,笔者认为,这种由政府主导的“非遗”保护措施,有必要在全国更多地区推广。

第1页第2页

“我要‘走’了,这门绝技也就完了。”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上,来自山东的“十不闲”皮影绝技传人范正安不无忧虑地说。

“我们决不能使“人亡艺绝”。保护传承人,就是保护我们的文化基因,就是在留存我们的文化记忆。”王丕琢说。

在一张小小的白色屏幕后面,范正安手舞足蹈,嘴也不闲着,边说边表演,皮影在他手下神气活现,十分热闹,吸引了不少青少年乃至成人观众。然而范正安如是说:“这门技艺学起来很难,现在也很少有人学。”

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着我们民族的文化基因,承载着民族的历史记忆。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则是其活性载体,非物质文化遗产依附于传承人而存在。保护传承人,就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面对日益稀少的“独门绝技”,我们该反思:该怎么拯救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

无独有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中国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仍有“传承无人”之忧。

“泰山皮影”是中国众多皮影戏中饶有特色的一支,其演唱、表演、伴奏均由一人完成,被称为“一个人的皮影”。然而,遗憾的是,这种艺术形式眼下也只有范正安一个传人了。他对记者说:“我愿意无偿教,但是却没有人肯来学。”

图片 3

姚忠贤是山东琴书的唯一传人。北路山东琴书由邓九如先生创立,1955年,姚忠贤跟随邓九如学艺,成为邓九如先生唯一的入室弟子。从此,他与邓九如朝夕相处14年,从学徒学艺到同台演出,其吐字发声、唱腔念白,无一不是由邓九如先生亲传,从而较全面、扎实地继承了北路山东琴书“文雅”“大方”的表演个性和艺术特色。1969年邓九如先生病故后,姚忠贤担当起传承北路琴书的重任。姚忠贤的音色优美文雅、唱腔高亢委婉,表演轻松诙谐,风格洒脱大方,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苑利赞同给予民间传承人必要的经济补贴,但他提醒政府不能越俎代庖取代传承人,因为这样不但会影响到传承人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积极性,同时也会影响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生态性、民间性与真实性,使民俗变成“官俗”。

6月9日,姚忠贤、范正安、李兴堂被山东省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同时入围的还有70人,涉及音乐、舞蹈、曲艺、戏曲等8个门类。

“我只有除夕不演戏。”湖北云梦皮影艺术团团长秦礼刚的经典剧目《武松打虎》在专题展上长演不衰,吸引了不少人观看。由于他自己创作了许多剧目,他在家乡设立的场馆一年到头都有人看戏。

不能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人亡艺绝”

一些专家指出,让大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走向市场、在市场中壮大,才是关键。应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交易提供税收优惠甚至是免除政策,为文化基因的流传创造条件。

姚忠贤说:“只有让年轻人喜爱,琴书才能有发展前途。为什么年轻人喜欢听流行歌曲,就是因为好听;琴书要想得到观众的认可,也必须不断创新,只有这样才能散发出琴书自己独特的韵味。”

聚光灯下,正在穿针引线的无锡精绣大师赵红育身影显得有些孤单。虽然作品精美绝伦,技艺巧夺天工,然而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锡绣的价值却无法得到体现。在寂寞中坚守的她,无法不为未来感到担忧。“我先后收了20多个弟子,现在都走了。”

据了解,这些传承人将受到政府资助,保障其开展传习活动。山东省还计划通过系列培训、展演活动,让传承人与相关专家、学者以及对民间艺术有兴趣的年轻人结对,促使民间艺术项目有效传承。

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在中国逐渐引起重视。中国政府去年公布了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决定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文化遗产日”。

李兴堂是济南皮影戏的第三代传人。他说:“我从60岁开始琢磨皮影艺术的传承问题,今年75岁了,仍然在担忧这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皮影艺术怎么办?”

今年6月,文化部公布了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26名,涉及民间文学、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传统医药等5大类134个项目。

—-摆弄皮影人儿,唱词念曲,鼓乐伴奏……全由一人包揽,手、脚、嘴都没闲着。拥有这绝技的,全国就范正安一人。
新华社记者 廖翊

图片 4锡绣大师赵红育为观众表演精绣绝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