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传统文化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这是一个特殊的演唱团:组员有50多岁的农家主妇、有20出头的景点导游、有单位工作人员……不同的行业、悬殊的年龄差异并没有妨碍他们走在一起;
他们的演出方式也很特殊:游人如织的景区、市民云集的广场、清风送爽的河畔……哪里人多他们去哪里献歌,不仅没有一分“出场费”,还自己倒贴服装费用。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呜喂—对面的毛毛来打歌咧,山歌不唱气死人,再过两年就老了咧!呜喂—!”“篮子挑上肩咯—嘿—上山去挖笋咯—哦—正好赶上了大丰年呀—嘿—紧赶快走到笋厂咯—!”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就是这个奇怪的“山泉组合”,立志要把泰宁山歌唱响全国,唱向世界。

……

图片 1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2007年的元旦,在泰宁县状元文化广场,人们放开歌喉,纵情歌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映衬得节日的公园喜气洋洋。这里正举行泰宁首届“陶金峰”杯山歌演唱比赛暨第七届农村文艺调演,让“魅力古城”更添一份民俗风采。

图片 2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在游人如织的景区即兴演出

图片 3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泰宁山歌面临断代危险

县乡重视,

山歌,是泰宁民间文化的一个部分。

百年山歌重焕光彩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山歌在泰宁流传已久,千百年来,泰宁人曾把山歌唱遍泰宁的山山水水。泰宁山歌独具韵味,极富客家民歌色彩及民间文学趣味。一般为七字一句,四句一首。形式上大多是男女对唱,一问一答,一锁一开,机智敏捷、风趣诙谐、攻防转合。这是古老文明的象征,是人类美好情感的抒发。

65岁的黎其求,老家在泰宁县上青乡,现长住城里。

在清风送爽的竹排上为游人免费演唱,阵阵悠扬、婉转、高亢的泰宁山歌。然而,原生态的山歌离我们越来越远,泰宁山歌面临断代危险。

在老人的记忆里,爷爷奶奶常哼着一些好听的歌。长辈们告诉他,在以前的上青乡,每当元宵节闹花灯后,都要进行一场大型祭祀活动,这时必须敲锣打鼓唱歌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100多年来,锣鼓依然响亮,歌儿却没能流传下来。

听许多老人讲,泰宁山歌以前几乎人人会唱。农忙、秋收、挖笋、放牧……见面不说话,用歌来表达。但是,现代人大多不会唱山歌的。一则山歌要用地道的本地方言演唱,而泰宁方言亦在逐步“萎缩”,会讲的人越来越少;二则现代人受现代流行歌曲影响,嫌山歌“难学、土气”,唱不来更唱不好。现在会唱泰宁山歌的,大多已60来岁。

老黎将这好听的歌儿熟记于心,有时独自回味回味,当作一种消遣。

老人们担忧:“再不挖掘、整理、开发,泰宁山歌怕无人传承了!”

一个多月前,退休老干部涂声福找到他,说县里要举办山歌大赛,让他把会唱的歌儿教给几位村民,好组队去参赛。

“拯救”泰宁山歌的牙医

可老黎根本不信。他说:“这种民歌,只能在家偷偷摸摸地唱,县里怎么可能花力气搞比赛?”涂声福急了,拉着他到县文体局,证实确有这么回事。

泰宁山歌能再度传承,不能不提一个人———卢德生。

老黎又是高兴又是兴奋,他不顾脚疼,每晚参加排练,与胜一村、民主村的几位文艺队友一起,不仅将失传了100多年的民间小调《龙灯颂》谱出来,还整理编排了山歌表演《砍柴山歌》及打击乐器《挑花大锣鼓》。

卢德生是位年已花甲的个体牙医。上初中时,他有幸遇到当时下放到泰宁的浙江师大音乐教授。跟着老师偷偷学艺三年,奠定了深厚的音乐基础,并学会了谱曲作词。

《挑花大锣鼓》亦几近失传,它磅礴大气、震撼人心,能再度亮相,得感谢涂声福老人。涂声福热心于抢救泰宁民间文化,前年泰宁“申世遗”时,他自费四五千元,去外省请工匠、买材料,制作了2条龙灯助兴;这一次为了将《挑花大锣鼓》搬上舞台,他又掏了800余元,买齐全套设备,还特意请来民间老艺人,手把手教会几个村的文艺队骨干,使之能长久地流传下去。

有年夏天,卢德生参加一个晚会,一名本地歌手唱的山歌“迷”住了他。他发现泰宁山歌旋律非常美,特别是富有特色的尾音,唱得亮、传得远,极有乡土韵味。为了挖掘山歌,他利用下乡行医的机会,请农民朋友唱歌给他听。姑娘小伙唱的情歌、大爷大娘哼的民曲,他都用录音机录下来。这一“采风”,常是十余天才回家。

图片 4

山歌富含极多的滑音、装饰音,节奏也难掌握。卢德生刚开始把山歌记录下来时,不是音符错了,就是节奏不对,记下来的山歌一哼都走调了。半个月后,才记录下第一首原创民歌《十个俺健九个贼》。不过,他哼来唱去,总觉得原曲有些地方处理不当,于是试着修改。朋友们听后,都肯定经他修改的曲调更好听,也更能体现母亲嗔怪女儿的感情。这些肯定激发了卢德生的创作欲望。

农民表演,“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20多年来,卢德生创作山歌可以说是“三步走”:第一步抄录来自民间的山歌,研究山歌的曲调,琢磨出与归纳出泰宁山歌的表现方法;第二步,在民间山歌的基础上,结合现实生活进行创作;第三步,给已谱曲写词的山歌加和声。写山歌是件苦差事,每首歌都要用大调、小调、不同的节拍、不同的表现形式写出好几稿,然后一遍遍试唱,选出满意的,最后逐句修改。一首歌,从开始创作到定稿,卢德生往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当别人看电视、打麻将的时候,他将自己关在小屋里,在纸上“耕耘”。他还自己购买了不少音乐书刊自学,不懂的地方就到学校请教老师。为了写歌、唱歌,卢德生耽误了不少生意,原本兴隆的牙医诊所到后来只能勉强维持。

本次参赛的30余个山歌手,由全县9个乡镇及泰宁旅游管委会选送,他们大多是地道的农民,有的是上青溪或九龙潭景区的排工,其中,不仅有79岁的老人一展歌喉,还有夫妻、兄弟、母女同台献艺。

泰宁发展旅游之后,又给了卢德生创作旅游山歌的灵感。他试着帮导游、排工写歌,希望能为泰宁旅游添一分与众不同的乡村文化气息。这些年来,卢德生共创作了38首山歌。这些山歌,曲调悠扬高亢,歌词风趣恢谐,既保持了泰宁山歌的原汁原味,又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其中最多的是反映泰宁旅游的,如《请到大金湖走一走》、《神往远古的上清溪》、《九龙潭之恋》;也有反映乡村情调的,如《你的妈妈撑花伞》、《八月十五看月公》;有反映农村新面貌的,如《王坑口变新颜》、《好洋气的老太婆》……

对于这些农民来说,登台表演,犹如“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过,虽说是第一次,却没人“逃场”,紧张中带了些许慌乱,依然发挥得淋漓尽致。

泰宁山歌独特的韵味引起了音乐界的注意,近年来,卢德生谱曲作词的8首山歌陆续刊登在国家级的音乐专刊上,中国音乐家协会也吸收他为会员,近一两年来邀请他参加了“中国音乐文学协会会议”和“国际科学与和平周”等活动。

您瞧,梅口乡廖源村的翁光前老两口来了。他们一个67岁、一个65岁,以前“活在深山无人知”,连赶圩都不太常来,现在却要在人山人海的大广场,当众对唱情歌《五劝五怪》。此情此景,他们做梦都没想过。

第1页第2页

老两口没有化妆,互相扯着衣襟,有点扭捏地上了台。没有乐队伴奏,他们就清唱。“一怪姐姐无情啊,无情老妹不敢讲咧,现年老妹行到老,怜惜哥哥没有钱……”熟悉的旋律唱响后,老两口倒镇定了,越唱越顺,越唱越“放得开”。未经任何装饰的原生态歌声、直白拙朴的本地方言,赢得台下掌声不断。他们的节目,获得了二等奖。

你方唱罢我登场。赛台上,既有原汁原味的传统山歌,也有群众创作的山歌新编;有对唱,也有表演唱。淳朴的乡民们用山歌表达迎宾待客的欢欣、山乡爱情的酸甜苦辣,用山歌歌唱劳动、歌唱生活、歌唱农民走向富裕路。浓郁的乡音,唱出了泰宁人民的欢乐与富足。

朱口镇72岁的农民王祖美,是镇文艺队的琴弦师,在没轮到镇里的节目时,他就在台下仔细听歌。台上唱得投入,他跟着应和,不时露出会心一笑。“我也会唱山歌,下回比赛,争取来试试。”他说,“山歌这东西,会唱的人越来越少了,能把它发掘出来,对泰宁是件好事!”

图片 5

泰宁山歌,几近断代与再度挖掘

山歌,是泰宁民间文化的一个部分。

“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山歌在泰宁流传已久,千百年来,泰宁人曾把山歌唱遍泰宁的山山水水。泰宁山歌独具韵味,极富客家民歌色彩及民间文学趣味,一般为七字一句,四句一首,形式上大多是男女对唱,一问一答,一锁一开,机智敏捷,风趣诙谐,攻防转合。这是古老文明的象征,是人类美好情感的抒发。然而,原生态的山歌现在离我们越来越远,泰宁山歌面临断代危险。

听许多老人讲,泰宁山歌以前几乎人人会唱,农忙、秋收、挖笋、放牧……见面不说话,用歌来表达。然而,山歌受现代流行歌曲冲击,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嫌山歌“难学、土气”,唱不来更唱不好。现在会唱山歌的,大多已60来岁,老人们担忧:再不挖掘、整理、开发,泰宁山歌怕无人传承了!

泰宁是个旅游城市,而文化为旅游之魂。厚重而多元的地域文化给泰宁太多的想象和发挥空间,泰宁提出了“文化靓县”的口号,全力挖掘历史文化因素,提升旅游内涵。目前,作为泰宁文化的有声载体——梅林戏和傩舞,已成功挖掘与保护,并融入泰宁旅游业中,借旅游发展维护自身生存。而作为第三种有声载体的山歌,如今亦跃入泰宁人眼中,准备挖掘、保护,并做好包装、策划,让山歌藉旅游之春风,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