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传统文化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

前不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发文,命名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同时批准鄞州区建立“中国梁祝文化博物馆”。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热议。因为在此之前,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已经命名河南省汝南县为“中国梁祝之乡”,浙江上虞为“英台之乡”。一对“梁祝”,三个“家乡”,这真把大家弄糊涂了。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家喻户晓,但梁山伯和祝英台的老家到底在哪儿一直存在争论。

图片 1国画作品《化蝶双飞》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10月8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简称
“中国民协”)命名浙江宁波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而此前,河南省汝南县已成为“中国梁祝之乡”,浙江上虞为“中国英台之乡”。耐人寻味的是,三地都是由中国民协命名的。消息一出,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了争议。中国民协为何给梁祝命名了三个
“家乡”?中国民协如何看待争议?网友“地方政府只要交钱,中国民协就给名号”的说法是否属实?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到底哪里才是真正的“梁祝之乡”?“文化之乡”的评选是如何出炉的?如何看待“文化之乡”重名现象?如何保护我们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第三个“梁祝之乡”惹争议

“宁波当选理由充分” “梁祝”不止一个故乡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10月8日,宁波市文联宣布:经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组成的专家组实地考评,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同时批准“中国梁祝文化博物馆”落户宁波。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梁祝文化渊源之争由来已久。近年来,浙江宁波、杭州、绍兴,江苏宜兴,山东济宁,河南驻马店等四省六市先后提出申报“梁祝”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2004年4月,在有关部门协调下,四省六市在宁波达成共识,决定联合申报世界遗产。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浙江、河南两省民众和网友的争议:这3个称号全是由中国民协颁布命名的,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命名这么多,是不是有误导公众之嫌?甚至有网友称“听说地方政府只要交钱,中国民协就会给名号……”

然而,就在六地达成协议不久,中国民协命名河南汝南县为“中国梁祝之乡”,引起其他申遗地不满。时隔两年多,宁波鄞州区又被命名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再次引起一些地方的质疑和网友的议论。

中国民协10月8日已发文命名宁波市鄞州区为,浙江宁波、杭州、绍兴。其实,梁祝文化之争由来已久。浙江的宁波、杭州、绍兴,江苏的宜兴,山东的济宁,还有我省的汝南县等地,先后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梁祝”为世界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渊源之争愈演愈烈。

面对多方质问,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负责人发表声明:“中国梁祝之乡并非判定梁祝文化发源地,授予河南汝南县这个称谓,授予的是其县域保护权。凡是有梁祝遗存的地方,只要申报,都会授予保护权。”“总部设在宁波的中国梁祝文化研究会,代表中国在为梁祝‘申遗’。宁波作为牵头者,理所当然也是‘中国梁祝之乡’。”

2004年4月,在有关部门协调下,六地在宁波达成共识,联合申报世界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就在六地达成协议不久,中国民协命名我省汝南县为“中国梁祝之乡”,六地再次陷入争执旋涡。

中国民协副主席夏挽群认为,评判一个地域是否有资格成为“文化之乡”,除了要有与此相对应的遗迹、遗址,还必须有典籍记载。另外,当地还要有大量的民间口头传承,有与这种文化形态相关联的民间习俗。依照这个标准,鄞州都符合,比如现存较早且最可靠的关于梁祝传说的文字记载,目前全国搜集到的梁祝传说,60%的故事来自宁波,“梁山伯祝英台墓”是宁波现有最主要的梁祝文化遗存等等。

争议如何解决?去年,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名录时,六地争先恐后地递交了申请书。最终,六地都名列申报名录,从而使争议告一段落。如今,素有文化保护领域最权威部门之称的中国民协,授予宁波“中国梁祝文化之乡”称号,再次将这个问题推向了舆论的旋涡。

中国民协有关负责人还明确表示,今后,只要有地方申请并且符合标准,还会继续命名“中国梁祝文化之乡”,“梁山伯和祝英台还可能拥有第四个、第五个乃至更多的家乡”。

民协为何重复命名?

民协评选权威性引争议 重名现象已有先例

“对于这个问题,不能用‘重复命名’下结论。”昨天下午,中国民协副主席夏挽群在接受今报记者采访时说,梁祝文化属于民族民间文化,而民族民间文化作为一种文化形态,有不同于其他文化种类的地方。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对文化之乡重名现象以及各式各色的“××之乡”表示疑惑和不满。

在文化之乡的认定、命名问题上,中国民协不采取历史学考证的办法,而是采取民俗学的标准,因为它们不是历史,而是故事和传说。

“就中国民协‘文化之乡’的评选来说,它对保护我国文化遗产有着积极意义。问题在于,它毕竟只是个民间的群众性组织,对地方政府保护遗产的约束力到底有多大,还值得进一步探讨。”有专家这样表示,就怕一些地方只是为了获得一个称号,然后去招商引资。事先殚精竭虑,等牌子一挂,就万事大吉,把文化遗产保护抛在脑后,成了一个“形象工程”。而且,重名现象如果过多,难免会引起普通民众的误解,一定程度上会混淆文化的传承。

夏挽群说,梁祝文化同其他神话、传说、故事、谚语一样,口耳相传,在全国流传、分布;再者,从古至今,这个美好的爱情故事伴随着一次次有计划、无计划的人口迁移,传播得更加广泛,影响更加深远。“梁祝文化的发源地在哪里,这很难说清,但有一点,这个故事流传到一个地方之后,就会和当地的人物、地形、地貌、遗迹相结合,实现了本土化,从而使本地群众对此坚信不疑。”夏挽群说,无论是在汝南,还是在宁波,当地都存在大量有关梁祝的遗迹、民俗,所以,命名宁波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是很正常的事。

对此,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白庚胜表示,“文化之乡”重名、多名的现象并不奇怪,之前也有过先例,比如文化部评选的“风筝之乡”就有两个:潍坊和贵阳。“文化之乡”的评选也是参照了文化部的做法,目的同样只有一个,促进地方政府重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是否会有第四个家乡?

据了解,2002年前后,中国民协的“文化之乡”评选就开始了。“申遗是文化部负责,属国家行为;中国民协的评选,属群众性组织的行为。这二者并不矛盾。”中国民协有关负责人说,申请和命名并非张口就来的,而是有一整套的条例和规定,对地方政府是有约束力的,可以促使地方政府重视,并更好地对遗产进行保护。

为了成为“梁祝文化之乡”,地方政府如果人为地制造一些所谓“遗迹”、“遗址”,是不是中国民协也会给其名号?

针对一些外界传闻“文化之乡”评选可能存在着权钱交易,中国民协负责人说:“绝对没那回事!中国民协绝对没收过一分钱!我们的评选是纯粹的公益事业,根据自主申请、专家考察的程序,科学评定的。”

夏挽群说,评判一个地域是否有资格成为“文化之乡”,除了要有与此相对应的遗迹、遗址,还必须有记载。也就是说,典籍上必须有明确记载,如果没有,也不可能命名为“文化之乡”。

地方只有保护权没有所有权 民间文化呼唤和谐共享

另外,当地还需要大量的民间口头传承,有与这种文化形态相关联的民间习俗和信仰。比如在汝南县,梁祝共读的书院红罗山书院,距离祝英台的家正好18里路,到和孝镇梁岗梁山伯的家,也大约是18里,因此有了“十八相送”;两家到书院的路都必须经过曹桥,所以叫“曹桥结拜”。

近年来,“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渐渐成为一些地方政府共识,名人故里之争屡见不鲜。有的是确有其人的历史人物,有的则是本无根据的传说人物。为了争夺“历史名人”的归属地,一些地方政府不惜血本,办庆典,开研讨会,不一而足。

当然,在浙江宁波,也存在大批与梁祝有关的遗存和民俗,当地民众对梁祝也有很深的感情。其实,目前在国内还有很多地方,也都存在类似现象。“这就决定我们不可能只命名一处,梁山伯和祝英台还可能拥有第四个、第五个乃至更多的家乡。”夏挽群说,今后,只要有地方申请并且符合标准,中国民协还会继续命名“中国梁祝文化之乡”。

专家表示,对历史文化资源要采取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根据不同的情况区别对待。白庚胜说,民间文化,包括民间传说,往往是通过口耳相传,形成源流关系。但这个“源”跟历史的“源”不一样,它不是考证性的、确凿的、不可移动的,而是即时性的、群众性的、流动性的。因此,其所有权往往不是哪个地方专属的,而是属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比如说,梁祝传说在4个省都有流传的痕迹,刘三姐的传说广西有,广东也有。

只要交钱,就给名号?

白庚胜说,现在对“文化之乡”评选有一些不和谐音,主要在于个别地方试图垄断文化资源。其实,各地对文化只有保护权,而非所有权。“我衷心希望一些地方能够认识到民间文化的特性,共享我们宝贵的文化资源,而不是互相抢夺,浪费人力物力,破坏文化和谐。”

“胡说八道!”听到“地方政府交钱,中国民协就给名号”的说法,夏挽群如此回答。

夏挽群说,中国民协命名“文化之乡”,是一项很严肃的工作,并且严格履行申报、考察和命名程序。那么,评选的程序又是如何呢?

夏挽群说,首先应该由乡以上人民政府申报,省民协考察同意后,向中国民协申报,然后,中国民协分党组对申报材料进行研究,同时组建由国家级民俗专家组成的考察组到申报地考察,并集体形成考察报告、签名确认,再经中国民协分党组研究后,才能下文并确认。“在评选的整个过程中,不收取地方任何费用,一分钱都不会收。”夏挽群十分肯定地说,说出这种话,只能说明他们对中国民协的工作不了解。

评选是否存在经济利益?

地方政府热衷申报各式各样的“文化之乡”,甚至同时申报同一个“文化之乡”,这其中是否有经济利益?

面对记者的提问,夏挽群说:“中国民协命名‘文化之乡’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给地方一个文化品牌,同时推动地方政府在原产地对这种文化进行保护。”当然,这也有利于地方政府利用这个文化品牌,进行地域文化形象的塑造、旅游产业的开发,促使传统文化和当代文明建设相协调,从而使传统文化得到传承和发展。

而对于中国民协命名宁波为“中国梁祝文化之乡”引起的此次争论,夏挽群说,称号只是保护文化的一个手段,相信宁波获得这个称号不是争端的开始,而是多地域共同保护梁祝文化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