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成语故事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凤羽很美,但在云南,知道的人却不多。不久前,民族宫的朋友来信托我购一方凤羽的二龙抢宝砚,这才促成了我的凤羽之行。

图片 1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六合同春”,在大理文称“鹤鹿同春”,这是古代中国寓意纹祥之一。以“鹿”取“六”之音,“鹤”取“合”之音,合成“六合”后又泛指天地四方。六合同春的意思就是天下皆春,万物欣欣向荣。

图片 2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华中大学旧址

图片 3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凤羽是洱海源头的一个古韵流芳的小镇,行政区划上属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是个白族聚居的镇子,全镇人有百分之九十八都是白族。

喜洲粑粑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大理张家花园,一座掩映在苍山洱海间的艺术王宫,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也是白族民居历史上最大的建筑单元,它以金鹿与白鹤为祥瑞象征,建筑文化源起:南诏王国统一的洱海六个部落,迁都至苍洱之间,在都城营建了彰显六诏文化的礼宾院,后来礼宾院毁于历史的长河中,但一直在大理民间代代传说至今,可以说“六合同春”是大理人民千年梦想的白族民居理学建筑庄园。大理張家花园选址于点苍山圣应峰麓观音塘北旁,由大理民间建筑艺术大师,园主张建春投资并亲手创意设计,倾心缔造的民居建筑文化艺术之园。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凤羽历史悠久,从西汉开始,就是著名的古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古代云南的主要产盐地云龙五井的食盐绝大部分都是经过凤羽运往省外及东南亚各国,许多外来文化也通过凤羽向四方传播。在几千年的风雨岁月中,因地处交通要道,位置险峻,凤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一直都十分发达,在滇西地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唐南诏时,凤羽设过县,宋大理国时改设凤羽郡,明洪武年间又设巡检司。直至今日,这里一直都是滇西有名的四大乡村商品集散地之一。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来大理的喜洲镇了。

花园总占地20.8亩8分,其中园区占地8亩,经三年精心筹划设计,历时8年(2008年8月8日开园)建成,总投资达8800万元。园子由五个三坊一照壁,一个四合五天井和大理独有的后花园组成。“三坊一照壁”是由三幢三开间房屋和一个照壁加围墙组成的院落,它是白族建筑中最为经典,应用最为广泛的建筑形式。所谓“四合五天井”,是以四幢楼房为主组成的院落,两幢楼房的交接处另建一座小耳房和一个小天井(共4个,又称漏角天井),加上中间的一个大天井,共有五个天井。它源自中原汉族地区的四合院,是白族建筑中高规格的布局形成。六合同春园呈六院一园之势,三横三纵走马转阁庭院深深。园中的“六院一园”分别是海棠春院、西洋红院、彩云南院、瑞接三坊院、四合惠风院、鹤鹿同春院和霁雪园。它一承大理白族民居的建筑历史,把白族民居同私家花园、住与园林相结合,体现出大理风花雪月大花园中的园中之园。

凤羽是个集丰富的自然景观和人文风物为一体的小镇。相传镇名凤羽即因“凤毂于此,百鸟集吊,羽化而成”得名。当年徐霞客路经凤羽,有感于山川人文之美,驻足7日,成为他行程中停留时间较长的地方。凤羽也因为他的生花妙笔而名声远扬。

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是典型的六合同春白族民居,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地处云南昆明至丽江的要冲,西依苍山,东临洱海,得交通、农耕、渔猎等诸多便利,喜洲的地理环境堪称上佳。这里在隋代被称为“史城”,唐宋间为南诏、大理国的“大厘城”,被视为古代南诏国时期的“十睑之一”,后来演化成为“茶马古道”的一个重镇实乃顺理成章。

都说上一代人看喜洲,我们这一代人看张家花园。“六合同春”因为它的结构庞大,须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一般家庭物力建造,在以前多分布在白族经济较为发达的下关和喜洲两地。但如今,张家花园已经把优秀古老的白族建筑艺术与姓氏文化相融合,在妙香古寺观音塘北旁,建造起了这样一座犹如海市蜃楼般的梦幻民居。这当然也要归功于园主张建春酷爱大理历史文化,钟情古典园林,对中国民居执着研究二十余年。

我在凤羽呆了6天,借助当地老学者董亮伟的帮忙,走访了凤羽的许多人家,了解了凤羽的建筑、集镇沿革和民间工艺。

这一次,当我与几位朋友坐在古镇四方街上的一家小饭馆里,忽然想起要尝尝以前吃过、当地最有名的小吃——喜洲粑粑。它主要是用小麦粉、葱花、肉糜等制作,分甜咸两种,有点像北方的烧饼,鲜香可口。一边咀嚼着喜洲粑粑,一边看着窗外南来北往的游客,我的思绪也飞向了远方。

图片 4

图片 5

喜洲的美食,除了有喜洲粑粑,还有名扬天下的下关沱茶等等。而喜洲古镇让人感觉回味无穷的,又不仅仅是这些美食。

游走在这样的园林之中,你会深刻地体会到,“大理之美”,美的不仅仅只是上关花、下关风、洱海月、苍山雪的风花雪月。在张家花园里,你不仅可以观白族民居建筑艺术,体验白家纯朴的民俗,品“三道茶”看民俗乡土歌舞表演,还可以住独具特色的文化民居客房,拍电影,电视剧(60年国庆献礼片“金风花开”己在园中拍摄完成)等。在这里,我们既能够陶醉于她那美丽而浪漫的氛围之中,也会深深地被那风花雪月映衬下的古城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等吸引。

凤羽的古建筑

与大理其他以秀丽风光著称的乡镇不同,喜洲古镇最迷人的是其浓郁的人文气息韵味。说起它的“味道”,我以为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镇里的大街小巷每天飘扬在空气中的粑粑香味;二是此地白族特色鲜明的民居;三是在这里随处都可感受到的那股文化味。

大理人爱花、赏花、论花,每每茶花花期一到,便会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驻足欣赏这春景。一万多棵茶树,上千个品种,满满当当布满整个院子。“恨天高”、“童子面”和“朱砂紫袍”等大理八大名茶都植于园中。苍山溪水穿园而过,造就了后花园和水上戏台。还有那长度达880米的民居书画长廊,16道造型各异精美的民居门楼,136种精雕门窗囊括中国门窗之最,饰以“二十四孝”、治家格言和修身养性的民间谚语的照壁等。

记得进入凤羽时是个雨后初晴的早晨,空气中饱含青草和泥土的芬芳,阳光像被水洗过,明亮亮地照在鳞次栉比的瓦顶上,金黄的光芒把个玲珑的小镇涂抹得一片辉煌。黛青色的石板路,咖啡色的土基墙,飘忽的炊烟,荷锄的农人,使凤羽一时间和喧嚣的新世纪有了距离感。走在清寂的小巷里,仿佛走在遥远的往事中,仿佛正走进多年前的家园……

行走在喜洲镇古朴的街道上,看着那些年代久远、斑驳的土墙体和长着纷纷扬扬杂草的房顶,我仿佛又看到久违了的乡村生活。这不就是城里人常说的乡愁吗?

图片 6

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商品经济和文化的发达,明、清、民国三代,凤羽建起了许多极富特点的民宅,一跃成为继喜洲之后,全国第二大白族建筑群。目前全镇保留有完整的白族民居一千多幢,年代最远的可溯及明朝。一幢幢青灰瓦白灰墙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民居依山傍水、层层叠叠,白族崇尚自然、和谐、美观、实用的建筑主旨一目了然。凤羽历代文人辈出,“奉旨旌表”“进士”“岁贡进士”的牌匾随处可见,主人把祖辈的荣耀高悬门头的时候,也把自信和自尊写在了自己的脸上。

走进著名的严家大院,一切的一切,令今人宛如回归了当年久远的过去。

整个建筑群错落有致,身处其中,置身于冥想的梦幻境界。36间雅致的民居客房为天下宾客下榻白家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住在这苍山洱海间,每日里来东观鸡山的日出,北看玉龙隐仙,南瞻彩云南现,西仰苍山瑞雪,风花雪月四时常春相伴左右,蓝蓝的天下有露天咖啡厅、茶馆,品咖啡看苍洱大观,喝普洱茶看高天上流云。甚至连发呆吧!也还可以听到寺院晨钟,尽情享受这妙香佛国,与灵性艺术空间吧!

凤羽释、道、儒、本主多种信仰并存的地区,宗教建筑也极富特点,境内上百年历史的寺观庙宇不下二三十座,方圆著名的有镇水塔、文笔塔、文庙、武庙、灵鹫寺等等。寺庙与田畴山野和谐相间,构成凤羽宗教建筑的一大特色。

坐落在四方街口的严家大院,已经被公认为喜洲镇乃至整个大理白族自治州最有代表性的白族民居建筑。严家大院的主人叫严子珍,正宗喜洲人,别号苍逸老人,为白族著名的儒商。他发迹于晚清,乃喜洲著名的“永昌祥”商号创办人,堪称巨贾大商。建于1907年的严家大院,建筑面积3066平方米,有三房一照璧、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且雕梁画栋,以精美文画为装饰,充分体现了白族人民的建筑才能和艺术创造力。

相关文章: 云南大理白族情人节–绕山灵
云南大理—传承民族文化的纯手工技艺 百年大理 奇山异水 千年风花雪月
下关风 上关花 苍山雪 洱海月 大理风花雪月 “大理好风光,世界共分享”[图]
民俗风情-大理三月街

其实,整个喜洲镇到处都能见到古朴的白族民居院落,至今保存完好的如宝成府、董苑、尹家大院等,大约还有上百座。全镇自明、清以来的白族民居建筑群成为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

出了严家大院,沿着石板路前行,边走边拍,我又相继参观了当地著名的赵府和张进士府。作为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镇,喜洲一直有着崇文重教的传统。树立在镇中心四方街上的题名坊,是喜洲人的“光荣榜”,上面记载着喜洲历史上出过的一个个名人。根据有关史料,在明清两代的五百年间,喜洲共出过进士31位。我们参观的赵府,是清朝嘉庆乙丑年间进士赵廷俊的府邸,始建于1839年,也是一个“一进四院”的白族建筑。这个赵进士与晚清名臣林则徐交情笃厚,他去世后,林则徐还为他亲笔书写了墓志铭。张进士府为清朝光绪年间进士张士锃所建。喜洲张氏是白族名门大姓之一,从古至今出过不少官员,近代有名者如辛亥革命先驱张耀曾先生,张耀曾本为法学学者,担任过中国同盟会总干事,为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临时约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参与起草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其后还参加过讨伐袁世凯的护国运动。

在喜洲镇一角,还有一个不大引人注目的所在——大慈寺,那里曾是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华中大学西迁的旧址。抗日战争时期,为躲避战火,华中大学于1938年7月10日从武汉举校南下,最后受喜洲开明士绅的力邀,于1939年3月到达喜洲,入驻名剎大慈寺,坚持办学,培养了大批人才。华大师生的到来,给小小的喜洲带来了许多外来文化和新鲜的气息,使偏居边陲之地的喜洲人能够眼界大开。

令人吃惊的是,当时,小小的喜洲镇居然还自办了一所“五台中学”。当年曾被华中大学邀请在此讲学的作家老舍先生,为美丽的喜洲镇和这所造价不菲的乡村中学深深震撼了。他在《滇行短记》中称赞喜洲镇“仿佛是到了英国的剑桥,街旁到处流着活水……不到一里,便是洱海。不到五六里便是高山。山水之间有这样的一个镇市,真是世外桃源啊!”

或许正是因了喜洲人对外来先进文化的开放、包容及对教育的重视,才使得古老的喜洲镇一直保持了勃勃生机与活力,英才辈出,文化魅力永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