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战争

提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87项,聚焦南京非遗

“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什么能历经千百年而不绝?就在于其有灵魂、有精神。”为了摸清非遗家底,传承南京的“文化灵魂”,南京历经2年多时间,进行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的非遗普查。目前已获初步“丰收”,除了去年挖掘出的100多个非遗项目,今年又有200多个新的项目浮出水面。据了解,到目前为止,能够冲击南京市市级非遗的项目达到120多个,最终将有一半能进入名单。今天起,快报将陆续推出“聚焦南京非遗”系列报道。

记者从南京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中心了解到,非遗普查共找到了600多项非遗。在经过严格评选后,最终确立了67个新项目成为市级非遗,加上此前已经成为国遗、省遗的20个项目,我市共有87个非遗项目。从今天起,这些市级非遗项目将进行公示,公示期为10天。

在上半年就开始的“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活动当中,南京市非遗保护中心的主任研究馆员王露明告诉记者:“这次普查,首先是摸摸咱们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家底,有些已经失传的也要记下来;另外也是为了更好地建立一个从国家到区县的各级保护体系,再不保护我们的有些文化就真的要消失了”。经过数月的地毯式普查,昨天,市文化局正式发布了“关于公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的公告”,南京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家底”第一次清晰地被“整理”出来,包括云锦、白局、项羽与浦口的历史传说等87个非遗项目被列入推荐目录,不出意外,10天后它们将正式被列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120多个新项目冲刺首批市级非遗

在首批市遗名录中有能看的剪纸、灯彩、仿古牙雕、金陵竹刻,也有能吃的秦淮风味小吃、绿柳居素菜,更有传统金银饰品、天鹅绒织造、绒花、高淳羽毛扇等。

公示期为10天

南京的历史上写满了苦难与兴废无常。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一名专家认为,正是这种动荡造就了南京丰富多样的文化内涵,这次申报的项目中,其中一个叫“方巷人走北”,就是和北方居民南迁有关。南京从古代起就是个移民城市,流民将南北各地的风俗特色、手工技艺全都带过来,而后又像大熔炉一样,吸纳保存并发展成有自己特色的文化。

新市遗的四大特色

“根据江苏省人民政府颁发的《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的精神和南京市文化局《关于申报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通知》要求,南京市文化局组织开展了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的申报和评审工作。经专家评审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委员会认定,提出第一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87项。现将推荐名单向社会公示,公示期10天,异议受理单位:南京市文化局社会文化处”,这是昨天市文化局正式发出的公告,从今天起的10天“公示期”内,如果没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对这87个项目提出异议,10天后就将正式公布首批目录。文化局李处长告诉记者:“不出意外,这个名录就是最后确定的版本了。接下来我们会对这些非遗项目制定具体的保护计划”。

记者从南京市各区县非遗普查负责人处了解到,今年就连建邺这样的新区也通过仔细摸底,找出了江心洲治水风俗、传统农具、神奇药用的韭菜等10多个项目,而六合的大厂,也找到了长芦民间传说、湾北串马灯、送麒麟等项目。据了解,最终共有120多个新项目由各区县推荐给南京市市级非遗评选专家组。“不过,最终要删去一半,也就是说将来会有60多个项目成为南京市首批市级非遗项目名单。而第二批省级非遗项目也将在首批市级非遗项目中筛选。没有入围市级的非遗,可以建立区级非遗名录。”

●老地名:南京首创

中医、秦淮小吃都被收入

7个类别庙会、中医有突破

老地名被公认是南京的文化“名片”,是南京人的骄傲。但遗憾的是,省级非遗评选时,关于南京老地名归到哪个门类专家们争论得很激烈,最终,南京老地名进入非遗保护的提议被搁置了。

这是南京市第一次大规模的非遗“登记”,在87个非遗项目中,有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金陵刻经印刷技艺、秦淮灯会等4项已被列入国家级非遗项目;而古琴艺术、东坝大马灯、阳腔目连戏、剪纸、南京板鸭盐水鸭制作工艺等16项已被列入省级非遗项目。今年的非遗普查在以往的“民族民间文化普查”基础上加入了传统医药、民俗、老字号等项目,昨天记者在这个名录上看到张简斋国医医术、梁氏骨科、灵芝文化传承及应用、绿柳居素菜烹制技艺、秦淮风味小吃加工制作技艺、南京老地名、牛首山踏春习俗等多个极具南京特色的具体小项目也都被列入其中。

今年的市级非遗评选已经到了专家组所有成员最终打分阶段,只有所有专家都一致表决通过,这个项目才能成功入围。

可以说,这次南京非遗将老地名列入保护名录,在全国都是一个创举。

据说,每个入选项目都必须用是否具有展现南京传统文化和民族民间文化创造力、维系南京文化传承性的突出价值;扎根于相关社区的文化传统,世代相传,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这些标准来衡量。

对此,南京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中心王露明主任认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在不久前的国际会议上也确定了老地名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位,而南京率先准备立法保护老地名,更说明了政府、专家、市民对于南京老地名的认可。

而首届市级非遗的类别和省级非遗的类别大同小异,分为:民间文学类,民间音乐类,民间舞蹈类,传统戏剧、曲艺类,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类;传统医药类,民俗、杂技竞技类等七种。

●中医药:南京中医曾辉煌

和首批省级非遗评选相比,此次南京市级非遗评选,各种庙会多而且备受关注,诸如:蒲塘桥庙会、蒋王庙庙会、祠山庙会、泰山庙会、狮子岭庙会……这些庙会都有各自的特色,比如泰山庙会是一次所有民俗的大会演,庙会期间每天成交量达到100万元,而狮子岭庙会则已有300多年的历史,目前已经形成了万人赶庙会的盛况。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这是因为大家的观念在改变:“过去大家以为赶庙会就是封建迷信,其实,现在看来,赶庙会其实是一种自发的民俗活动,不仅可以激活各种民间杂耍、民间技艺,还能增进老百姓的感情和交流,带动经济发展。”

南京在民国时代是中医医药、医术的中心之一,在前期普查中发现的“张简斋国医医术”也顺利进入了市级非遗的名录。

除了庙会填补了非遗空白外,中医也有所突破。过去大家认为,南京中医哪有可以拿得出手的申遗项目?但今年,张简斋国医就获得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张简斋拥有“北施南张”的美誉,他的中医确实有很多独到之处,而且南京至今还有弟子和亲戚,被专家们看好。

据王露明介绍,张简斋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中医,与北京名医施今墨合称“南张北施”,他创立的金陵中医学派对近代中医影响极深。

高淳江宁浦口秦淮是富矿区

除了鼎鼎大名的“国医”,高淳县的梁氏骨科也在名录之中。王露明告诉记者,这些真正服务于最基层的传统医学更需要保护。

在整理中专家们发现,高淳的民俗文化保存得最好,上报的120多个新项目中,高淳有送春、六月六赛龙舟、民歌等40项左右,占总项目的三分之一。在非遗普查上,高淳最细腻。专家介绍说,高淳在非遗普查上有很好的办法,他们紧密依靠老文化工作者、老教师、老艺人等“三老”人员,一共普查了100多个项目。同时,这一“富矿区”的形成也是有其历史与地域原因的。早在南北朝时期,西安的居民为了逃避战火,躲到了高淳,虽然这里离南京不远,但因交通不便来往并不多。所以上千年后,虽然很多地方的语言、习俗都时尚化了,惟有高淳方言、目莲戏中还保留着古老的中原味。

●民俗:庙会成入选大热门

另外,秦淮、溧水、江宁、浦口、六合等区也是资源丰富区、重点区,此次申报项目中,江宁一共申报了马铺锣鼓、七仙女传说、雨花茶、殷巷石锁等17个项目,而秦淮区则申报了南京评话、秦淮八绝等多个项目,浦口则申报了楚霸王和江浦的故事等项目。这都和历史积淀有关,因为这几个区都相对“古老”,而且,千百年来形成了独特的民俗民风。但随着城市发展,如果不去保护,就会随着社会变迁而消失。

在市级非遗名录中,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的庙会突然“火”了起来。记者看到,在民俗项目下,蒋王庙庙会、祠山庙会、泰山庙会、狮子岭庙会等都成为了第一批市级非遗。

抢救保护非遗必须赋予它们新生命

据王露明介绍,庙会是一种自发的民俗活动,庙会上的贸易、民间杂耍、民间技艺等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像狮子岭庙会都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

“文化遗产,为什么要叫遗产,就因为它们已经濒危、快消失了。”谈到非遗,南京民俗研究专家很着急。南京评话等很多项目只剩一个传人……民俗方面则消亡得更快。

“这次民俗项目的扩容反映了专家对于民俗的重视。”王露明表示,不过仍然有遗憾,比如南京的“爬城头”、“秋栖霞”等民俗由于申报材料没有准备得很完备而落选。

“非遗保护的两大概念就是发现和复活。”南大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的专家提出,保护非遗,就是寻找探索南京在历史上曾经为人类创造过什么,抢救这些已经奄奄一息的文化遗产,并赋予它们新的生命。而这不仅要靠政府,更要靠全社会,只有让它进入市民生活,变成城市生命体中活的部分,才能永远地保存下去。

●美食:许多非遗都能吃

[蒋王庙庙会]

南京人最爱吃鸭,而源远流长的南京板鸭、盐水鸭制作工艺也早已成为了江苏省省级非遗。在第一批市级非遗中,越来越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直接“入口”了。

庙会办了千百年蒋王“庙”在哪儿?

在传统手工技艺这一项目栏中,记者看到了诸多南京市民经常品尝的美味,传统的秦淮风味小吃加工制作技艺、绿柳居素菜烹制技艺、刘长兴面点加工制作技艺、龙袍蟹黄汤包加工制作技艺等都成为了非遗。就连雨花茶炒制工艺也成了非遗。

向北再向东,从繁华的丹凤街出发,载满乘客的70路公交车开往仙林。出了太平门有白马公园,再走四站,就到了蒋王庙。

事实上,饮食习惯也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发展的积淀所形成的。王露明认为,传统饮食的入选有助于全面保护南京的历史文化遗产。

“白马千年系庙门,炉烟浮动衮龙昏。”蒋王庙的香火之盛,曾经有诗歌为证。只是,如今,人们忍不住要问:“庙在哪里啊?”

600多项非遗超出预料

庙已经不在了,庙前的古柏犹存。根深深扎进土里,紫金山给了它充足的养分和活力。

如果要找人给南京非遗存世的数量画一个曲线图的话,王露明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在多年的研究和实地调查中,他发现这个曲线是呈“U形”的。

庙会旧址只剩一棵古柏

根据史料的记载和一些老人的回忆,王露明对1949年以前南京的非遗数量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2000项左右。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生活还保留有大量的非遗存在的土壤。

走进交警一大队所在的蒋王庙街21号,沿水泥路面铺就的坡一路上去,谁也不会想到,这里就是昔日的蒋王庙所在。

比如说白局,在清代、民国时期,白局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王露明给记者算了一下,白局是与云锦织造息息相关的,每个织工都会唱。南京云锦在最鼎盛时有近10万台织机,每台织机由两个织工操作,这就是20万人。如果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和其他从事与云锦行业有关的人,当时会唱白局的人数至少在40万人左右。

上了坡,横亘着一条东西走向的回廊。回廊也是水泥铺就,护栏上缠绕着枝青叶茂的老藤,护栏外是几株高大的法国梧桐。秋冬之际,法国梧桐的叶子快要落尽,回廊对面,一栋两层的办公楼悄然挺立,瓷砖贴面,简单大方。

但是随着云锦织造业的衰退,白局开始走下坡路了。情况类似白局的南京非遗还有很多,有的甚至就此消亡了。“尤其是近十年来,南京的非遗正在以每年30%的速度消失。”王露明说,因此,在两年前开始准备非遗普查时,他的乐观估计是还能找到两三百项非遗。

“这就是以前的大殿,”69岁的当地居民余正炎指着眼前的办公楼说。

但是,经过两年多的普查,最终有600多项非遗浮出水面。王露明分析,这与全社会都开始重视非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金陵晚报》曾经报道过的高淳阳腔目连戏就是“复活非遗”的一个成功案例。

余正明是余正炎的弟弟,在余正明的记忆里,从他呱呱坠地起,蒋王庙就立在这里。他小时候,经常有人来这里朝拜。大殿里有很多菩萨,蒋王菩萨是最大的一尊,人们来了,主要也是拜它。大殿后面是一些小殿,形成一个小规模的庙宇建筑群。母亲曾经告诉余正明,以前,蒋王庙更大,大小庙宇绵延成势,晚清时,曾国荃的军队在这一带和太平军作战,烧毁了不少庙宇。

市级非遗的名单将最终在年底确定,随后,将会进行传承人的确立和申报。据王露明介绍,由于传承人必须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有较大影响,同时在技艺上有独特的造诣,所以选择将会非常严格,有的项目很可能面临传承人暂时空缺的局面。

余正明记得,庙大门口有两块石碑,石碑高约3米、宽约1米。其中一座石碑有损毁,上面的文字被磨掉,底座也没有了;另一座碑有巨龟底座,碑上刻有文字,内容大概是讲庙的来历,还附有捐资修庙人员的名单。现在,两块碑早已不见踪影,余正炎特别后悔,当时应该把碑文拓下来,即使算不上文物,放在家里也是个纪念。

此外,我市7个非遗底子较厚的区县,也将开始公布区县级别的非遗保护名录。“毕竟能进入市级非遗的只占600多项的十分之一多一些,很多值得保护的项目还需要暂时依靠区县的力量来保护。”王露明称,在非遗资源最丰富的高淳,保护工作已经做到了乡镇和街道。

第1页第2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