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文化

引发了很多人关注——微信ART一点推送了一条展览预告,除了这幅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女史箴图》摹本

上周,有一个尚未开幕,距离我们蛮远的展览,引发了很多人关注——微信ART一点推送了一条展览预告,单日单条阅读量达近5万人次。

图片 1

  据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研究员史明理(Cla- rissa von Spee)博士日前透露,
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顾恺之画作《女史箴图》将在停展6年后,于2014年4月在大英博物馆重新展出,展期为一个月。展出结束后,这幅画作将在原地被覆盖,保存于黑暗里。按计划,此画作今后每年都会有一个月的展期。

这个展览叫《明朝——改变中国的50年》,9月18日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开幕。这个策划了5年的特展,将会展出280件中国文物,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还有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等21个国家和地区的10座博物馆,以及私人珍藏。近三分之一为大英博物馆藏品。

大英博物馆藏的《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为东晋顾恺之画作,原为清宫藏画,在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流落到英国。顾恺之的游丝画法和传神写照画论都在该画作中得到最充足的体现,艺术价值与学术价值极高。

昨晚,大英博物馆亚洲部中国特藏分部主管史明理博士,来到中国美术学院举办了一场讲座,主题为“欧洲收藏中国古画始末。”她的话题,正从16世纪的明朝开始。讲座,ART一点的小编替大家录下来了,整理整理后,也会在微信平台推出,敬请关注。

日前,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研究员史明理博士在爱丁堡透露,尘封6年之后,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将于2014年4月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展期1个月。1903年,英国军官克拉伦斯约翰逊以25英镑的价格,将这幅作品卖给大英博物馆,这幅千年古画曾经一度被人忽视,包括当年去大英博物馆看展的徐悲鸿。

  《女史箴图》现存两个版本,一本在故宫博物馆,另一本在大英博物馆。据史理明介绍,《女史箴图》是大英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之一,这幅作品是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所有介绍中国文化和艺术的书籍中,都提及了这幅作品。1903年,英国人克拉伦斯约翰逊以25英镑的价格,将这幅作品卖给大英博物馆,这幅千年古画曾经一度被人忽视,包括当年去大英博物馆看展的徐悲鸿。

“ART一点”一条展讯单日引发近5万人次阅读

是否顾恺之的真迹依然是谜

昨晚,这些藏品的主管专家在中国美院做了个讲座

近日,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研究员史明理博士在爱丁堡做了题为《女史箴图:这幅杰作的来历和再鉴定》的公开讲座。史明理介绍,《女史箴图》是大英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之一,这幅作品是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所有介绍中国文化和艺术的书籍中,都提及了这幅作品。在英国BBC与大英博物馆制作的广播节目《100件展品了解世界历史》中,这幅作品名列第39位。

大英博物馆里的明朝那些事

《女史箴图》是留存下来的最早的,保存较好的画在丝绸上的手绘画,这幅画将高水准的诗歌,书法和绘画呈现在一起,在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画中的诗歌作于公元3世纪,当时,西晋惠帝昏庸无为,国家大权被其夫人贾氏独揽,贾氏凶残擅阴谋,朝中大臣张华觉得自己有责任劝谏她,便收集了历史上各代先贤圣女的事迹写成九段《女史箴》,规劝教育包括贾氏在内的宫廷女子要遵循儒家思想。根据史书记载,张华的劝谏诗文对贾氏毫无作用,她继续专横,并设计谋杀政敌,最后被迫服毒自杀而亡。后来,顾恺之根据张华的诗文,画成
《女史箴图》。最早提到这幅作品的是北宋书画家米芾,他在1103年编纂的《画史》中记载,这幅画是顾恺之的作品,但是,并未指出这样的判断是有事实依据的,或者仅仅是他根据画作的风格,自己做出的判断。关于这幅画作的第二个记载是1120年的《宣和画谱》,这本书是在宋徽宗的授意下,由官方主持编撰的宫廷所藏绘画作品的目录,在这本书中,明确记载,《女史箴图》是宫廷所收藏的9幅顾恺之的画作中的一幅。以此官方认证,可以推断,很长一段时间,并未有人怀疑《女史箴图》是否是顾恺之的真迹,直到1816年,胡敬在他写的一本书中指出,《女史箴图》不是顾恺之的真迹,而是唐代的摹本。到了20世纪,艺术史学家们也一致认为,这幅《女史箴图》并非是晋朝的作品,所以,也一定不是顾恺之的真迹。这幅摹本诞生的时间和地点,成为学术界争论的焦点,至今,最主流的观点是,这幅摹本诞生于隋朝,或者唐初,中国的江南地区。国立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的陈葆真教授认为,《女史箴图》的原作应该诞生于484年之前,但根据流传下来的这幅《女史箴图》的画面上的细节推断,这幅作品应该创作于唐朝。除了这幅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女史箴图》摹本,另外一幅被认为是12世纪的《女史箴图》摹本,收藏于北京故宫。

一场远在伦敦的展览

乾隆帝的四美之一

彰显明朝的国际化魅力

结合《女史箴图》上的藏印章,史明理介绍了这幅画作被收藏的历史。画作上呈现出的最早的鉴藏印是宋徽宗的睿思东阁的印章,睿思东阁修建于1075年,是皇室用来宴请宾客的殿堂,并非展示艺术作品之地,但是有据可查,王羲之的《兰亭序》真迹拓本也曾收藏于此,所以,极有可能,宋徽宗也将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收藏于此。米芾的《画史》记载,之前,这幅《女史箴图》收藏于宋朝大臣刘有方家。《女史箴图》上也呈现出更早的藏印章,比如一款弘文之印的印章,试图将这幅画作和唐代翰林院的弘文馆联系在一起,以提高这幅书画的身价。但是,后人考证,这个印章是后人造假,添加上去的,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印章来自一位名叫弘文的私人收藏家。北宋之后,到元之前,这幅《女史箴图》被谁收藏,不得而知。到了明朝,这幅画流落到收藏家项元汴手中,他在这幅画上盖了50个收藏章,以示己有。期间,董其昌曾经复制画中的被认为是顾恺之的书法,并在1603年做为字帖出版。之后,《女史箴图》几经易手,最终到了乾隆帝的手中。乾隆帝很喜欢这幅作品,并在1746年,对它进行了重新装裱。乾隆帝给画加了题跋,加了一幅他手画的兰花,在画的末尾,添加了邹一桂的画。同项元汴一样,乾隆帝也在《女史箴图》上盖收藏章以示所有权,他盖了37个,并且,这37个收藏章是在他当政的60年内,不同时期,不同场合加盖上去的。这幅《女史箴图》同北宋画家李公麟的《九歌图》、《潇湘图》、《蜀江图》,被乾隆视为四美。乾隆帝给这四幅画作定制了同样的包装盒,将它们搁置在一起,收藏于他休息的私宅静怡轩。目前,《蜀江图》收藏于华盛顿的弗里尔和萨克勒美术馆,《潇湘图》收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九歌图》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明朝特展”备受一点君的粉丝关注,一方面因为它在大英博物馆举行,另一方面因为它针对的是1400年到1450年的中国。

研究中国古画的西方学者最近发现,用来保护四美的四块方形绢布,来自同一块布,这同时也证明,《女史箴图》现在的模样应该就是乾隆收藏时的模样,也就是1903年,这幅画刚被带到大英博物馆时的模样。义和团起义期间,英国军官克拉伦斯约翰逊驻扎在北京的颐和园,但是,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得到了《女史箴图》,有记载说,这幅画作是他帮助北京的一位妇人,这位妇人送给他的谢物,但是没有多少人相信这样的说法。1903年,克拉伦斯约翰逊将这幅卷轴画带到大英博物馆,原本是给上面的翡翠套环估价,当时,在大英博物馆工作的历史学家西德尼考尔文爵士等工作人员意识到这幅画的价值,
便以25英镑的价格将这幅画买下。1910年,《女史箴图》第一次在大英博物馆向公众展出。史明理解释,之后的很多年,除了部分日本学者对这幅画作稍感兴趣外,似乎很少人留意到这幅稀世珍品,包括当年来大英博物馆看展的徐悲鸿,他在看到这幅画作后,也没有特别强调它的价值。

大英博物馆馆长尼尔·麦格雷戈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段时期,正好覆盖了郑和下西洋的经历。展出的文物,记录了中国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与各地进行友好往来的历史。对于西方人而言,这一段历史是陌生的,他希望这次展览能让更多人了解它。“欧洲人总误以为是欧洲人的到来才使中国国际化,其实早在明朝前期,中国就已经非常国际化了。”

明年4月将展出一个月

但,即使在中国,很多人也并不熟悉这段历史。

史明理介绍,大英博物馆将《女史箴图》裁为四截,裱在板上展示。从日本明治时期,将来自日本和中国的丝绸画裱在板子上展示的技艺就流传到了美国和欧洲,比如在美国华盛顿的弗里尔和萨克勒美术馆,德国科隆的东亚艺术博物馆,都可以看到大量如此展示的卷轴画作品。自从2008年后,《女史箴图》没有再对外展示,而是成为学术专家重点研究的对象。最近,大英博物馆的科研人员对《女史箴图》进行了非侵入式、非接触式的扫描检测,对丝绸的材质进行比较发现,《女史箴图》曾在两个不同的时期被进行过修复,对修复这样的画作而言,最大的挑战是找到相似的丝绸,因为不同丝绸之间的结构差异很大。科研人员还根据扫描出的电子图,分析出丝绸画破损的原因,包括反复的翻卷,系卷轴画的绳带对画作的磨损等。损坏丝绸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时间的曝光,纸张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丝绸更容易因见光受损。光线会加快丝绸的腐蚀,而且,光线也会改变丝绸的颜色。丝绸曝光的时间越久,颜色会变得越暗淡。

在中外关系史和海外贸易史上,“明”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朝代,国力强大,盛极一时,积极拓展海外交流,艺术家吸收各种风格,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佳作。

关于《女史箴图》的创作时间,学术界依然存在争论,但是,不可置疑的是,这幅作品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在不伤损这幅作品的情况下,如何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幅珍贵的原作,也是大英博物馆一直在考虑的议题。根据大英博物馆的计划,在停展6年后,《女史箴图》将于2014年4月在大英博物馆进行首展,展期一个月,之后的11个月,这幅画作将在原地被覆盖,保存于黑暗里。之后的每年,都会有一个月的展期。画作将被陈列在为它特制的盒子里,这个盒子位于大英博物馆的第91展室,同时,随这幅画作同馆展出的将有一些同样来自中国江南地区的书画作品。

明末传教士利玛窦,对那时的明朝社会有过如此描述:“这里物质生产极大丰富,无所不有,糖比欧洲白,布比欧洲精美……人们衣饰华美,风度翩翩,百姓精神愉快,彬彬有礼,谈吐文雅。”

编辑:文凌佳

这样的视角,很像是前些年亚洲人看待西方发达国家时的感受。这段文字,被记录在他的《利玛窦中国札记》第十章中。

而从文化角度来看,明朝前期比晚期更为重要,这也是展览为什么专注1400年到1450年,这时紫禁城开始修建,《永乐大典》编纂启动,郑和七下西洋……

展出的瓷器、雕塑、织物、黄金器皿、珠宝、兵器、绘画和家具等珍贵文物中,包括了世界最早最大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正本。

明代的青花瓷精品也是展览一大亮点。明代瓷器收藏在英国乃至全球都有悠久的历史,御制青花瓷器反映了明代的审美趣味,影响波及全球。

一场就在杭州的讲座中国绘画进入欧洲收藏体系

这样一场展览的消息在“ART一点”上发布后,挑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昨天的讲座现场,不仅吸引了大量的美院师生,也吸引了很多校外艺术爱好者。

史明理博士的讲述,从明代的国际化开始——中国绘画进入欧洲收藏体系,正是从16世纪开始,中国与欧洲开始建立海运联系,也是当时开始。

还有大量的中国绘画,经由日本进入欧洲,日本从15世纪或者更早就开始收藏中国绘画。

欧洲的中国古画收藏历史悠久,欧洲藏家们从这些收藏中不仅欣赏到中国艺术之美,更透过藏品了解到中国的文化和精神肌理。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中国绘画中,最重量级的,莫过于传东晋顾恺之所作的《女史箴图》。《女史箴图》是留存下来最早的、保存较好的、画在丝绸上的手绘画,这幅画将高水准的诗歌、书法和绘画呈现在一起,在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在英国BBC与大英博物馆制作的广播节目《100件展品了解世界历史》中,这幅作品名列第39位。

今年4月,这件作品曾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史博士介绍,这件作品1903年进入大英博物馆,当时,英国军官克拉伦斯·约翰逊以25英镑的价格,将这幅作品卖给大英博物馆。

1914到1915年期间,《女史箴图》被分割成两长段和一小段,绷在木板上保存,正是这种做法受到了日后国内学术界和收藏界的争议,被认为并非是一种妥善的保存方法。

昨天,史明理博士还为此专门解释,当时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这张画,因为作品原本是卷轴,担心每次打开会有伤害。而当时做这个决定,经过了美国和中国专家的综合考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