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历史战争

中山发展沉香产业,在广东心品汇沉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厂房里

图片 1

图片 2野生沉香结的果子。随着沉香价格水涨船高,一些野生沉香处于危险之中,沉香偷盗案件慢慢多了起来。南都记者
叶志文
图片 3
五桂山,山林间生长着不少大小不一的沉香树。南都记者 叶志文 摄

图片 4

广东心品汇沉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生产部师傅张火胜用直铲铲去沉香木上的白木。
南方日报记者叶志文摄

专家:鼓励民营企业建种植基地

居民楼间的野生沉香树。图片 5

在广东心品汇沉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厂房里,一些白木香树干被整齐地叠放在角落,树干的中心部位露出紫黑色的树脂和油皮,这就是盛产于中山市五桂山的珍贵沉香原料。

对于如何保护野生沉香、发展沉香产业,梅全喜认为,随着国家立项建设的“华南中医药城”以及对香山文化的发掘,恢复和发展白木香种植,推广人工采割沉香技术,使之成为新兴的林、药、轻工、旅游及香山文化结合的新型产业,不仅是拯救濒于绝种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物种,还是开创新型产业的好时机。

沉香半成品。

生产部师傅张火胜正用小刀一点点将无用的树皮剔除,只保留最珍贵的油皮部分,作为一名有着十多年采香经验的勾香工匠,他动作轻巧,手法娴熟,身旁的篮筐里已有不少采集完成的沉香片,经过他的手打磨后,纹理清晰色泽光滑。

梅全喜与李汉超均提出了建议,包括保护好五桂山及附近村落传统的“风水山”原生态白木香,禁止乱挖乱采,制定可行措施建立和保护白木香种源基地。由政府设立专门的发展机构、制定规划、制定政策、划拨专项资金,聘请技术人员指导种植、开香、割香等技术,特别是贯彻山林“谁种植谁受益”的政策,同时完善管理措施、严格核发种植、收购、经营《许可证》,帮助山民发展沉香种植业。

今年两会政协委员旧事重提
希望将沉香设为市树推动沉香文化传承和产业发展

五桂山土沉香的生产与制作技艺刚被中山市政府列为第七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此外,五桂山还于近日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香山香”第20类商标注册证,“香山香”从此成为“官宣”的区域品牌,此举或将推动五桂山沉香特色小镇建设,并带动沉香全产业链发展。

另一方面,则是划出专项山林用地,鼓励民营企业投资立项建立种植基地,引导企业采取“公司加农户”或有利于发展白木香种植的多种方式,发动民间种植。再者,规范白木香种苗、大树交易及沉香原料交易管理,建议在火炬开发区国家健康科技产业基地设立“香市”,创立中国第一个“香”原料交易市场。鼓励引进开发沉香做原料的工业项目,扩大沉香的药用、食用、家用及旅游观光等用途。同时鼓励开展中山沉香资源普查、种植方法、药用质量及药用价值开发研究工作,为进一步确证中山是沉香主产地,甚至是“道地产地”提供科学依据。

近日,博爱七路42棵沉香树一夜之间被人拦腰锯断盗走,引起市民广泛关注。事实上,在2011年中山市两会期间,已有政协委员提议将沉香设为市树,今年中山两会,市政协经济委主任刘志伟的一份议案重提此事,希望借此推动沉香文化的传承和产业发展,增进市民对沉香树的保护意识。

1土沉香技艺成为市级“非遗”代表项目

“建立白木香种源基地千万不能将野生沉香与人工种植的沉香保护在一起,应该保护好野生沉香的种质种源,人工种植的沉香有退化的可能,但野生沉香不会,价值不一样,所以重点还是要保护野生沉香资源,使种源得以延续。”梅全喜说。$pager$

中山古称香山县,是历代广东沉香产出、进贡、出口之地,南宋时立县,得名香山。2011年10月,中山更是收获“中国沉香之乡”的美誉,沉香种植与沉香文化复兴随之蔚然成风。如今,全市沉香树保有量已近200万棵。然而,市树之争,为何三年未定;中山发展沉香产业,困境何在?

沉香是瑞香科沉香属树体受伤后分泌的油脂成分的固态凝聚物。野生沉香弥足珍贵,1998年野生沉香木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1999年正式成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收的人才是最大的问题”

文/记者余婷婷、秦松 图/记者罗知锋

中山市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告诉笔者,一株野生沉香木的结香率仅有千分之三,且国家已明令禁止开采,市面商贩鼓吹的野生沉香产品不能轻易相信。

据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负责人介绍,很多人提出建立野生沉香保护区,但现在80%的沉香林属于集体林,国有林也只有几万亩,以什么方式把林地圈出来比较困难,“买也没办法全部买下”。他认为,要保护野生沉香,关键是人和机构,“有机构就有了队伍,有了队伍就能做到专责专管”。

中山沉香的前世今生

沉香木稀缺可贵,张火胜也常感慨不已。他介绍,沉香木的生长受制于气候条件,白木香树喜爱温暖潮湿的环境,尽管在广东、广西、福建、云南等省均可生长,但只有海南能够全年种植。

另一方面,该负责人表示,相对抓一些赚取体力钱的沉香偷盗者,真正需要强力打击的是野生沉香黑色“产业链”的源头,“沉香价格不断被炒高,而实际上那些搏命的偷盗者赚得很少,没有提炼的沉香偷采回去后,每公斤也就卖到200元左右”。据介绍,虽然时常有偷香者被抓获,但他们从来都不说卖给了谁,“就像统一了口径一样,只说有人来收”。

获“沉香之乡”美誉 九成以上山地是土沉香

“沉香木,岭南诸郡悉有之,旁海诸州尤多。交干连枝,冈岭相接,千里不绝。”

“你知道了他们的上家,以后‘生意’可能做不成了”。该负责人表示,“收的人才是最大的问题”。由于近年来土沉香价格不断走高,电白县有不少地下采购市场,收购者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收购者往往都会报销偷采者外出偷采时的车旅费和伙食费。“下一步我们也在摸排线索,加大抓捕偷盗沉香者上家的力度”。

中山旧称香山,沉香文化源远流长。南宋年间设县,立县前为东莞县下属的香山岛。东莞县作为沉香的著名产地,每年有大量“沉香”进贡朝廷,属下的香山岛是主产地,香山之名,缘起沉香。

从宋代寇宗奭在《本草衍义》的记载中,可见沉香与岭南的深厚历史渊源。中山五桂山恰恰处在“岭南诸郡,旁海诸州”的中心位置,一直以来都是全国沉香重镇。

[链接]中山沉香曾“交干连枝 千里不绝”

据《中山市志》记载,中山境内现存的野生土沉香分布于五桂山、沙溪、大涌等11个镇区约300平方公里的范围,占全市山地面积的93%.2011年中山市获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授予“中国沉香之乡”称号。

从前,香农们看到野生沉香木受损结香,于是通过刀砍、钻洞、刀凿、火烧等手段,人为地损伤树木,使破损处分泌出树脂,再由树脂慢慢聚结成芳香族化合物以及色酮类化合物。

《香山县志》记载“香山县,汉番禺县地,晋以后为东官郡地,唐为东莞县地,宋绍兴二十二年分置香山县,属广州,元属广州路,明属广州府”。可见,宋之前香山是属于东莞的。梅全喜介绍,香山自古产沉香,且质量上乘。因古时香山属东莞所辖,故所产之香被称为莞香。

近年来,对本土白木香的保护才逐渐引起重视,中山沉香种植蔚然成风。有数据显示,2010年,白木香树保有量达50万棵,截至2013年初已增至200万棵。

为加速结香过程从而提高产香量,香农们将含有真菌的泥土涂抹在沉香木破损处,故而有“土沉香”之称。

早在隋唐以前,每年就有大批“莞香”进贡朝廷,其属下的香山是莞香的主产地。可见,早在一千多年前中山所产的沉香就是“道地药材”了。当时有专人从事沉香种植、养护和采收,称为“香农”。每年香农把采收后的沉香交到政府专门设立的收购地点“香山场”。收集好的沉香都运到“香洲”等候装船,运送到伶仃洋对岸的港口集散。

$pager$ 偷采偷盗猖獗 沉香木伤痕累累

土沉香的生产与制作技艺是诞生在中山市五桂山的一门独特传统技艺。张火胜介绍,目前,由于沉香木形态不同,结香情况各异,采香等加工环节仍然要依靠手工作业完成,以最大限度地采集和保护油皮。说话间,一地白木香树皮从他手里削落。

从历代的本草医籍记载来看,中山也是古代沉香的重要产地之一。宋《本草图经》记载有“广州沉香”的图片,而“广州沉香”就是产于香山地区的白木香。宋《草本衍义》载“沉香木,岭南诸郡悉有之,旁海诸州尤多。交干连枝,冈岭相接,千里不绝”。中山正属于“岭南诸郡,旁海诸州”的中心位置,古香山区域下的五桂山、凤凰山、黄杨山,以及澳门的自然生态林,至今还有白木香的踪迹。

近年来,沉香供需旺盛,价格逐渐被炒高,有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开始,天然沉香的价格连续两年以超过30%的幅度增长。野生沉香保护面临的一大问题是—盗采猖獗。

近日,中山市人民政府批准公布了第七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单,五桂山土沉香生产与制作技艺从7个申报项目中脱颖而出,与广东传统建筑陶塑瓦脊制作技艺、沙涌马家枪以及民众扒禾桶,共同成为市级“非遗”代表项目。

相关文章

在三乡镇白石村,前任村长黄文堪,指着白石村一棵需要两人才能环抱的古沉香说:“防不胜防,这棵一百多年的树上,已被砍了好几道30多厘米的伤口。”白石村附近有10个自然村,村村皆有野生沉香树,村民已结成保护组,不定时巡视,防止偷香。“如今野沉香越来越少了,很多古树遍布刀疤钉痕。”其称。

广东心品汇沉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员工冯飞表示,随着市场需求的多样化趋势,目前,沉香的深加工产品已达30余种。他指着将要装修的厂房说:“等装修结束后,师傅们将有新的操作间,我们还要拓展更多的沉香产品。”目前,公司共有勾香工80余人,冯飞透露,将来连锁店纷纷开业,需要更多的勾香工匠。

广东沉香现状调查:中山沉香树几乎被盗伐殆尽

古法采割沉香是砍倒大树,用泥土堆封或在水塘中沤腐,三五年之后,找出未腐之油脂块,是为沉香。这种不可再生的采割方式,让野生沉香树数量大减,野生沉香被列为国家二级濒危物种。

2“中山标准”要做行业标杆

日前,博爱七路上42棵沉香树,尽管还没有结香,却在一夜之间被人拦腰锯断盗走,损失了近30万元。市园林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类似偷盗事件已不是第一次发生,2011年也曾发生过,只是数量较少。而古代产香闻名的五桂山一带,拥有约百万棵土沉香,不过每年都有不少人偷采沉香,许多树木遭受刀砍斧凿,已经伤痕累累。

10月24日,由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单位组成的专家评审团对中山市沉香协会送审的《“沉香鉴定及质量分级”团体标准》进行质询,最终,评审团一致认为该标准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人工结香技术渐成熟 市场需求旺盛

“‘中山标准’要做行业标杆,它是更加精细化的标准。”李汉超激动地说。

据介绍,一棵沉香树结香需要一二十年以上的培植,顶级的沉香甚至需要几百年时间,沉香的产业化发展一直不理想。近年来,人工结香的技术逐渐成熟,中山的气候、土壤等自然环境适宜沉香种植,三乡镇黄悦云等村民开始跃跃欲试,想搭上沉香产业的顺风车。

由中山市沉香协会送审的《“沉香鉴定及质量分级”团体标准》较国家现行标准增加了对“气相色谱”的审核,沉香四醇含量也由国家标准的0.1%提升至0.15%。对于沉香生产的“中山标准”与核心技术,中山市沉香协会信心满满。

三乡镇锚山村的十二亩山,因村民黄悦云在此遍植沉香,慢慢被人称为“沉香山”。站在山顶向下俯瞰,林木扶疏,一片蓊郁。三年前,他承包下40亩的山头,用于种植土沉香,2万株苗木如今已长至两三米高。山脚下,一位工人正在培育今年春天长出的几十株新苗。他家门口一株较大的沉香木上挂着吊瓶,“这是在进行人工结香。”他说,“要不是今年的寒潮,树木可能长得还要好。”

中山市沉香协会常务副会长蓝均炽告诉笔者,协会会员单位已掌握了国际领先的锁香、定香技术,并解决了白木香树结香的激素问题。他和李汉超两人先后获得了5项发明专利,使白木香树无需再经受割伤、烧伤等破坏,只需输液针注射便可直接结香。

在相距不足3公里远的白石村,五六年前,黄文堪带领三四个村民承包了300亩经济林,其中100亩已经种满了土沉香。

为促进土沉香的保护与开发,五桂山正在全力打造长命水沉香特色小镇,推动沉香产业形成集群效应。目前,业界正与政府紧密合作,共同建设中国权威的沉香检测鉴定中心、中国沉香产业聚集发展区、粤港澳大湾区高端健康养生基地等项目。

记者从今年的市政协提案中了解到,沉香应用广泛,市场需求旺盛,发展产业正当时。不过,野生沉香结香年限长是产业化发展的主要阻碍。

今年9月,五桂山与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国内权威的沉香检测机构。中山市沉香协会副会长黄越强认为,沉香检测中心的建立极具前瞻性。一方面,能有效遏制市面上流通的假冒伪劣沉香产品,进而规范市场秩序;另一方面,围绕着检测中心可形成贯通种植、加工、研发、展览、鉴定的芳香全产业链。

2012年中山成立了沉香协会,127名会员中不少是研究沉香的专家,还有人成功发明了两种人工结香技术,已申报国家专利,可将沉香结香时间缩短到半年左右。此外,中山市国林沉香科学研究所也获得10多项国家专利技术。

3传播沉香文化,打造芳香全产业链

$pager$ 政协委员:

黄越强长期从事中医药相关行业,对土沉香有着深厚了解。据他介绍,虽然中山野生沉香数量在全国首屈一指,然而一直以来,沉香产业都陷入沉寂状态。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品质生活的注重,土沉香的价值才被重新发掘。

重提确立沉香为市树 推动产业发展

“目前,五桂山15年左右树龄的沉香木已经初具规模,域内人工种植数量600余万株,沉香产业蕴藏着巨大的经济潜力。在制药、日化、日用产品中,土沉香已被广泛应用。”黄越强说。随着沉香产业不断向外延展,五桂山从事种植、结香以及沉香文化传播的人也越来越多。

中山发展沉香产业看起来似乎万事俱备,然而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却认为目前依然困难重重,“海南、昆明等地,沉香产业逐渐形成规模,而中山才刚刚起步。”他说,沉香产业在中山,还止于树木培植阶段,而产品生产、销售、文化宣传等环节还未跟上。刘志伟向记者表示,在中山发展沉香产业,最需要的是政府出台相应的扶植政策。“要扭转墙里花开墙外香的局面,不能让我们的技术尽为外地产业服务。”

近日,五桂山获得了由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香山香”第20类商标注册证,区域品牌建设迈入了新的阶段,黄越强也注册了一个名为“古香林”的商标,专门用于沉香产品的开发和推广。

今年两会,设立沉香为市树的争议被再次聚焦。据悉,早在2011年中山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议设沉香树为市树。2012年5月份,中山市公开评选“市树”,土沉香的选票遥遥领先参与评选的其他树木,如细叶榕、铁冬青等。而最终,此事却因种种原因没有结果。今年中山两会,市树之争被重提,市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刘志伟提交了一份提案,再次建议确立沉香树为市树。

随着沉香产业不断向文化创意产业拓展,长命水镇还兴起了一些以沉香为主题的休闲娱乐场所,如沉香主题酒店、沉香国艺馆等。但黄越强也坦言,尽管沉香木种植规模大,却尚未产生可观的收益。“许多种植户只知道种植,并不懂得如何结香,无法将种植量直接转化为沉香产量。”因此他认为,五桂山沉香产业要形成足以辐射全国的规模,仍有待时日。

刘志伟认为,从文化方面,中山作为沉香之乡,沉香文化源远流长,沉香作为中山名片无可争议,从自然条件方面,中山75个风水林中保存有土沉香的就有37个,近几年,通过沉香协会等社会组织的努力,沉香树保有量已达200万株。

12月5日,“2018年全国沉香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将在五桂山举行,届时行业专家、学者、企业代表们将共同探讨行业发展前沿动态、技术创新成果以及沉香特色小镇建设等议题。会议当天,由中山市沉香协会牵头的沉香产业国家创新联盟也将挂牌成立,该联盟是全国第一批林业和草原国家创新联盟,五桂山沉香产业也将借助这个平台,逐步攻克核心技术难题。

“借沉香之乡美誉的东风,将沉香设立为市树,对传承沉香文化,复兴沉香产业都有积极的意义。”刘志伟表示,如果市树花落土沉香,将引起政府对沉香保护、推广、沉香产品研究等方面的关注,尽快出台相应的扶植政策,对实现沉香产业化发展将大有裨益。

林业局:

提案已提交人大论证 需要多方论证

不论是从文化寻源还是土沉香在中山的种植情况,市树名落沉香,似乎无可争议。在2012年市树评选中,沉香呼声最高,然而市树到底花落谁家却迟迟未定。市树争议,三年未果,究竟是何缘由?

对此,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提案已提交人大论证。“作为”市树”,应具备适应本地、分布广泛、内涵丰富、公众认同感高等特征,需要多方论证。”他说,当时参选的树木包括细叶榕、铁冬青等,“这些都是中山常见的树木,也有资格代表中山。”

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透露,市树未定的原因,也许跟此前有院士称土沉香促癌有关。

据悉,1992年,中科院院士曾毅就在一篇学术论文中称包括土沉香在内的52种植物有促癌作用。然而,也有专家称自然界植物促癌一说法说服力不大。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石福臣老师,他表示,自然界的植物的毒性要对人体造成危害,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作为观赏性植物,沉香应该不至于危害健康。”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