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生被他的车子撞飞,转过身后看到路边拐弯处还有一排钉子

车祸

阴阳路重合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阴阳路重合,也就是说人间的道路和阴间的道路正好重合到了同一条路上面。如果有谁住在这条重合的阴阳路旁边,家里有没成年哒小孩子的话,这样的小孩子下午就会有可能看见白色的身影从东边经过,向西边飘飞而去。当然,能够看见这种白色的影子的前提是,附近有人新近死了或者是快死了。

 
北方的冬天很冷,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二点,路上的人分外的少,显得夜又更冷了几分,他一个人满身酒气走在有些结冰的大路上,摇摇晃晃,时不时的用脚踢一下散落在脚下的易拉罐,像一个深夜在觅食的无助流浪汉。

游浩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有车一族。今天,他开着车带两个女生瞿颖和宋美清在学校里闲逛,突然遭遇了一起古怪的车祸。

不仅如此,住在旁边的人能够看到死去人的灵体,有时候,经过这条路上的车辆也会或者下午或者晚上看到前方突然有车辆冲过来,可是等到司机心肝乱颤吓得满头大汗踩下刹车之后,却发现前方道路上哪里有什么车辆?前面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周围过路车辆也是秩序井然,什么事也没有。有的司机觉得不对然后下车查看,却发现依旧什么事也没有。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由于在校园里,所以游浩的车速并不快,还能和身后的两个美女聊聊天,开开玩笑什么的。路上的行人也不多,隔一段路才能看到三两个。突然,一个男生从前面冲出来,二话不说就撞上他的车。车和人相撞,结果可想而知,那个人立刻飞了出去,倒地不起。

而这样一条阴阳路,就正好出现在了李华的家门前。当然,这种情况,一般阳间的当事人是不知道的。而李华呢,他的小时候也的确经常看到这样的白色影子,可是他也没有当回事,便全都没有跟家里的谁说过。

   
前面拐弯处不远,一个女人正在独手握着方向盘开着车,右手满是鲜血,她的脸上有很多处伤疤,脸上一脸慌张,转过弯后,她没看到前面有人,赶紧扭转了一下方向盘,轮胎在有冰的路面上剧烈扭动,随着一阵轮胎的摩擦声,径直撞上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厅,车子挡风玻璃都碎了,这个女人的头上满是血和玻璃碎片。

当时现场除了车上坐着的两个女生外,还有两个路过的学生。一个叫黄涛,刚从操场跑完步回来。一个叫丁文山,正赶着去图书馆学习。四个人说出了同样的事实,即男生突然身体不受控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游浩的车冲过去,只听见砰一声巨响,男生飞出好几米远。

李华长大了,也考到了驾照,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台车。因为这里并没有拆迁,因此他也只能够买一台一般般的车子。

   
看到一辆车在自己面前突然撞上墙,男人一边紧张着一边往车子位置跑过去,一扭一扭的过去后,借着月光,他看到一辆黑色小轿车撞到了店里,警报声不停的响动着,他往车子近一看,看到前车左轮胎下面有几排钉子,转过身后看到路边拐弯处还有一排钉子,透过车窗看到一个满脸沾满血的女人趴在方向盘上,车子周围全是玻璃碎片和血迹,像是好多人受伤流的血一样。

游浩还说,当时他完全被吓蒙了。因为男生朝着他冲过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好像要跟他拼命似的。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生被他的车子撞飞。而更加奇怪的是,男生被撞出几米后,一动不动地趴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站起来,像没事儿人一样又跑了。

这一次,他从外面上班回来,心情大好。因为他近来工作兢兢业业,公司特许他从明天开始带薪休假三天。而他呢,自然就开始思索着这三天开着自己的新车去哪里玩,毕竟也是紧张工作了这么久了。

   
他隔着窗喊了两声女人,“喂,快醒醒,快醒醒,能听到吗?”看到没反应,他便用手拉车门,车门撞到店里时,因为速度比较快,刚好把路边的路灯撞倒卡在了墙与车门边。他用手拉不动门,看状就站到了车的引擎盖上,用脚把玻璃踩碎,钻进了已经瘪了的车里,他扶起女人沾满血迹的脸,往近一看,赶紧往车门退了退,不敢相信,这个沾满血迹的女的竟然是自己失踪了两个多月的妻子。

追上车的人

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明天去哪里玩带些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也快到家了,他倒也是放松了开车的警惕。车子这个时候开到了一个转弯的地方来了,转弯的马路两边全都是茂密的灌木,根本就看不到前方的情况。

游浩之所以带着两个女生闲逛,是因为他想从这两个女生中发展一个做自己的女朋友,于是显摆自己的车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两个女生玩得很开心,三人也很谈得来,他觉得自己有戏。

车子刚刚拐弯过了,前方就忽然横向窜出一个小孩子和一个老奶奶就要过马路,吓得他当时心跳就漏了一拍,头脑一片空白,条件反射地一脚刹车下去。可是人在头脑意识一片空白的时候,做的事情总是不那么靠谱的。他这一脚并没有踩到刹车,而是误踩了油门。车子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以更大的速度向前冲去。幸好前面还只是一座山而不是悬崖,车子终于撞停了下来。虽然自己的新车外观上受损严重,已经不好看了,可是还好,人并没有什么大碍。

被撞的男生跑了之后,他下车,首先看了看自己的车前身,可以看见明显的凹痕。他心里一寒,如果车子都被撞成这样,可想而知那个男生肯定受了不轻的伤。

他惊魂未定,在车子里面深呼吸过了好久才打开变形的车门,同时自己内心也慌得要死。这下出事情了,自己撞死人了,这可是要坐牢的啊,自己的前程呢?他内心是担惊受怕的,忽然开始对自己抱了一丝希望,希望自己没有把人家撞死,还能够抢救过来。他宁愿多出点钱息事宁人也不愿意坐牢毁了自己的前程啊。毕竟,自己可是前不久才刚刚爬到了自己现在这个比较高的职位,打拼了这么久怎么能够说没就没?

他担忧地往男生倒地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那里有一小摊血,殷红骇人。

可是,令他感到诧异的是,他在自己的车子旁边找了很久,却是一点血迹都没有找到。别说血迹了,就连被撞的人的身体也没有。

瞿颖不知何时已经下车,悄悄来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

啥情况?他有点不明白,明明刚才看到一老一少冲了出来,那么近的距离而自己又突然发神经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不撞到才是怪事。他环绕着车子看了一遍,车子上也没有什么血迹什么的,只有被山撞到了的凹痕。他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可是马路上还是什么也没有,哪里有什么人的踪影?

瞿颖一边道歉一边劝慰他,道: 看那个人最后跑走的样子,肯定没什么事的。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自己没有撞死人也不用担心坐牢什么的了,他长舒了一口气。车子虽然外观损毁了,但是至少内部件还是好的,不影响到开启。他又重新坐回了车里,然后启动了引擎,倒车,拐弯拨正。就在他要开车离开的时候,却猛然之间从后视镜看到了自己的车子后面那一老一少已经过了马路。

游浩点点头,便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上了车。上车的时候他看了眼宋美清,宋美清沉着脸,似乎有什么心事。

他吓了一跳,刚才怎么自己没看见人?而且他们也啥事都没有?他赶紧放下窗户就探头往自己的车子后面看去,可是,车子后哪里有人?他再看向后视镜,却是啥也没了。难道说是工作久了太累了的幻觉嘛?

之后,游浩便开着车去了4s店,把车子放在那里维修,然后自己去附近酒吧玩了会儿。

不多想了,还是赶紧回去吧。他缓缓开动了车子,刚开还没多远,只是离开了那个弯道,却看得前面又是一辆车子朝他这边开了过来。他没办法,只好放慢速度等对面的来车过去再说。然而对方那车辆好像是在故意刁难他一样,他向右边靠了一些,那车子也向他这边开了过来。他又靠边一点,那车子方向又打了过来。

游浩取回车往学校赶的时候已经快1
1点了,可是他刚回学校,早前酒吧里一起玩的朋友突然又打电话,要他今晚再继续玩通宵。游浩的兴致未减,稍稍考虑一下便答应了对方的要求,重又回到车里,启动车马不停蹄地往酒吧赶去。

他当即就火了,而这个时候眼看着对面的车子就要撞了上来,没办法他一个猛打方向盘避开了对面的来车,可是这代价就是自己的右边两个轮胎全都陷进排水沟里去了。他拉开车窗就要破口大骂,然而,窗外只有一阵风刮过,哪里有车子经过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不是秋风的缘故,他忽然觉得好冷啊,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忽然想起来刚才那车子车型怎么好像作为一个车狂的自己没见过?而且,那车子看起来有点怪?

当时,游浩的速度很快,他可以看见两旁的景色飞快地往后闪去。

叮咚~忽然手机上来了一条推送消息,原来是一条新闻。一个纸扎店突然起火,所有东西付之一炬,消防费了好大一股力气才把火扑灭。他忽然看到了一辆纸车的残骸,这不就和自己刚才看到迎面开过来的那车一模一样嘛?

砰砰砰——游浩清楚地听见,有人在敲打他的后车窗。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一秒钟后,敲打声再次出现在他耳边,而这次被敲打的则是他驾驶座旁边的车窗。他下意识地望过去,竟然看见窗外有一个人。

游浩被吓得浑身发毛,车子差点失去控制撞向旁边车道的车。当他稳定车子再次看过去的时候,那个人竟然还在他的车窗外,仍旧不停地敲打着他的车窗,还在对着他招手,示意他打开车门。

从那人身体摆动的姿势来看,游浩可以确定,他正以极快的速度奔跑着。但什么人能跑得过一辆车?

游浩赶紧踩下油门,车子立即刷一下超过了那个人。可是,游浩一口气还没喘匀,那个人竟然再次赶了过来。这次,他没敲打窗户,而是试图强行打开游浩的车门。游浩和那个人对视了几眼,突然觉得他很眼熟,但又想不到在哪里见过。片刻之后,车门竟然被那人强行拽开,然后被甩向车后,发出和地面的摩擦声。

风呼呼地灌进来,游浩还想加速,可是他的油门已经踩到底。他甚至还没说出求饶的话,那人便一把抓住他的身体,然后把他猛地往外一拖,抱着他,再次加快速度朝前跑去,和旁边车道一辆迎面而来的车子直接撞上,两人当即被撞成了肉饼飞了出去。

临死前,游浩清楚地看见,抱着他的人果真是用双腿在跑。

同归于尽

游浩之所以觉得和他同归于尽的男生眼熟,是因为他就是今天早上目睹他车祸的男生之一黄涛。

黄涛有运动的爱好,每天早晚都会跑步。今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到操场跑步,跑了很久,一直到操场上一个人也没有了,就连操场外面也看不见什么人了,他这才准备回宿舍。准备回去的时候,他看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十一点。

往宿舍走的时候,他看见前方有一个人,手上拿着书,看样子刚从图书馆回来。

两个人就那么一前一后地走着,突然,走在前面的人摔了一跤,手上的书散落一地。黄涛看见,那个人是面朝地摔下去的。可能是摔晕了还是怎么回事,他竟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黄涛停住脚步,看了会儿前面的人,正当他准备上前帮他的时候,突然,那个人动了起来。

他动得很奇怪,首先整个人往前爬行了一段路,就像四脚的爬虫,速度很快。然后,他整个身体突然倒过来,脚朝上,头朝下,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没动。

由于当时夜色正浓,周围又树影婆娑,再掺杂着些许冷风,黄涛被吓到了,怔怔地看着远方,脑袋一片空白。很快,他发现前面的人并非一动不动,事实上,他动的频率很小,不仔细看肯定看不出来。黄涛发现,对方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地变矮。尽管如此,他看得还是不怎么透彻,于是他壮了壮胆子跑过去看。等他跑过去的时候,他看见了让自己毕生难忘的一幕——男生的头不见了!

黄涛吓得浑身发软,骨头仿佛被抽掉一般,整个人瘫倒在地。倒地之后他才发现,男生的头并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塞进了地下!当时的情景就是:男生整个人倒立着,头被塞进地下。而那条路是条水泥路。

黄涛再也受不了了,马上艰难地爬起来撒腿就跑,跑的时候连回头望的胆子都没有。他脑袋发蒙,一直跑,一直跑,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跑到马路上,旁边偶尔驶过一辆车,风在他耳边呼呼地吹着。

黄涛想停下来,可是怪事出现了,他的身体竟然不听自己的话,不仅不能停下来,不能转弯,而且还在加速度。他第一次跑出这样的速度,两边的景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后退去,身体像飞一样。

很快他就感到不适,首先是脚开始酸痛,然后肌肉明显拉伤,全身上下都开始疼。尽管如此,他还是停不下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于是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呼救,有的时候是对着路人,有的时候是对着身边的车。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银色的奥迪从他身后开来,以他的速度,奥迪仅仅比他快那么一点而已。于是他试着再加快速度,追上奥迪,敲打着对方的车窗,然后再快加速,改去敲打对方的前车窗。很明显,里面坐着的人看见了他,却把他当成怪物,不仅不敢搭理他,还想加快速度甩开他。

他再次追了上去,同时不停对着他喊救命。

奥迪又加快了速度。

他的肚子里突然升腾起一股邪火,烧得他怒发冲冠。他再次追上奥迪,拽开车门,拖出里面的人,抱着他,加速,撞上旁边车道一辆迎面而来的车。两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一起撞上了天,然后坠地,滑行了很长一段路,他这才停下来。

塞进地下的人

其实,如果不是那个学生的头被塞进地下,黄涛或许能认出他。早上他们还一起目睹了那起车祸,他就是丁文山。

丁文山是个爱学习的家伙,就好像游浩每天开着车四处闲逛,黄涛每天要去做各种健身运动一样,丁文山每天都会去图书馆学习,早去晚归,从不间断。

当时,丁文山是最后一个从图书馆出来的学生。因为要做完那道题,他特意求负责锁门的大爷再等他一会儿,这一等就到了快十一点,等他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路上已经一个人都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